• 2009-05-22

    下一个十年。 - [生活]

     

         今日去看医生的时候,我告诉她家里还有两剂 的时候,她沉吟了一下说,你其实这次之后可以停一段时间的药了,毕竟已经稳定了下来......我几乎有点不太相信的看着她,我估不到我会有这样曾经幻想的一天。毕竟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都是靠吃中药稳定着的。她望了望我笑了笑,也有半年了吧。我自己知道没有,只有4个月,但是这4个月确实我已经经历了好多的事。这个眼科凡和我接触的人都已经认得我,不需要看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会跟我私下聊天,对我好和帮我。我曾经觉得这个医生是一名佛教徒,至今我还是不知道。但我知道她确实是现今广州最权威的眼科主任,她的医德和相貌在中医界都是高分数的。这4个月,我记得她跟我说的每句话:

    “做yoga吧,这个对身体好,做吧。”

    “我不能说我的药可以治好你的病,我只是在尽力尝试抑制你眼后面的血管生长,而且未必成功。”

    “我不能开病假条给你,这是你跟你领导沟通的事,不能把事情赖到医生头上负责,你自己去负责。”

    “你一定有事,但我不能问。”

    “要知道,所有病都是有因果的。”

    “没事不要碰你眼睛。”

    “习性是一辈子都改不了的。”

    “有时就放纵一下自己吧,没事的。别为了这点小事影响了生活,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我觉得遇上这样的医生是我的缘分。所以,无论医生还是风水师,都不能单凭介绍的,你自己去感觉,直觉会告诉你的。

    PS:她今天安排了N多样针灸给我。我好像一只箭猪似的躺着。但外面个窗撇雨哦。我大喊护士,但听不到。这时候,外面有个好心的阿E可能探个头进来看了一下(我是闭着眼的)然后对着护士大叫:

    “姑娘!里面个‘伯爷婆’叫你啊!”

    -_-||| 我已经习惯了那些叫阿E或EE的称呼,但怎么我都好难去到一个“伯爷婆”的程度吧!!当时我还穿着legging,一件zara的print tee啊!而且有阿婆穿锲跟鞋的咩!!!!

    这何尝不是三十而惑的一部分呢。最近,好多人和我都在说着30岁的问题。确实,我们都在经历着,或准备经历。朋友说,即使我的样子没有变,我还是觉得那副架已经在变了。

    我觉得我有缺钙的现象。

    我朋友时常失眠。

    我朋友吃了昨晚的M记,肩膀痛了1天多。

    而我和I可以一晚3点多睡而已,4天都是昏沉的。

    有亲戚一夜间,变换了新娘。有朋友十几年苦苦追问前男友近况,而他们两人的BB都已经很大了。何苦呢?越是这个年代或下个年代的人就越跟岁数这个数字较真。

    我更期待我的下一个十年!

     

  • 2009-05-15

    怪叔叔 - [女儿]

     

    我总觉得儿童是有直觉的。

    她刚出生见到一个人会哭,不出奇,怕生普。

    她一岁见到那个人还是哭,都不出奇,还是怕生普。

    但是她已经两岁半,到了见很多人都打招呼,和陌生人都可以讲故事,和小朋友玩游戏和自由发表自己言论的阶段时,她一见那个人依然以惊恐无比的眼神,转而哭足半个钟!

    我觉得,那个人一定有问题!!

    而且,个小朋友就因为他在旁边,可以吓到赖尿的!你话有无问题拉!

    我叫过jent不好靠近他的啦,但他不听,结果小朋友呢家连他都惊埋。

    我叫过I不好靠近他的拉,他又不听。结果小朋友始终都不太中意呢个老豆,成日打他。

    我叫过PINK不好成日稳他的拉,都是不听,结果米要改名咯!

    你地听我讲拉。。。稳呢个怪叔叔仅限于网上好啦!会出事噶!!!

     

    你地都知我讲边个的啦。

  •         离礼拜五晚那场“即兴里的地球村”至今已经第4天,我和I的精神好像还没有回魂,真的几攰,体力和精神透支得厉害。这几天好像除了这个工作坊,还有杂七杂八的事堆积着,我们总是在路上讨论分享,在茶餐厅比划商量,一路没有停过。徐凤霞是一个相当有经验的即兴乐手,其实这几年我们都看过若干的即兴表演,在见到徐凤霞之前,我对“即兴”的理解一直停留在“你玩我看”的层面,或者10那几场“玩具”系列会让“即兴”多了一点观众参与的成分,但其实当时依然是他们在上面玩,下面的人静止地坐在沙发上观看。而徐凤霞一出来已经是声势夺人的拉观众中心表演区,然后把观众分区域参与,这种形式之前在韩国著名无言剧“乱打”在中山纪念堂那一场也有玩过,当然当时的气氛也是异常的高昂,人的情绪是需要带动的。无论你是带这群人去玩声音,还是塞他们去万人坑。只要那是一个集体,个人思维就会被减弱,从而出现不可思议的一致性。

        I一直希望我以自己的角度去采访徐,其实之前我确实无时间也不算有兴趣做这个功课。直到现场结束后,徐凤霞很热情跟我握手时,自己的思维反而打开了。那时候跟她谈话的自己才是自己,我总觉得后来跟她采访时,她都看得出那份采访稿我是对着读的——I写的嘛,我都没怎么认真看过。

        所以,以前素黑跟我说,最有感染力的乐器就是人声,徐凤霞也是这样说。因为那是人本身带出来的东西,也是因为这一点,我和徐的沟通最直接touch到的依然是来自我们两人本身内心的交流——当人对人的理解去到一个撕开那些形式的时候,一切都可以直接的呼应。

  •       看了一晚<STYLISTA>,这些淘汰式的节目其实一直都有过硬的专业知识支撑,所以历久不衰。在这一场如何做时尚编辑的赛事,真的就算自己做编辑呢行来看,都好好多细节其实要重新思考的。而且去到第三集阿ANNE话“一P的流行资讯点可能无购物信息(地点,价钱等),如果无这些,我觉得这页是废的。”我真的笑了,麻烦看下国内的时装杂志吧,那头那几页都是废的。所以,如果看阿瘦马写果本《时尚编辑手册》不如看呢出啦,细节位多好多。

           去到第4集,已经是第一个高潮,KATE这个几乎人人都想煎她的女人,简直就是制作方专登留低落来拉收视的——个个都想看她死的啦。如果她真的死左,娱乐性大跌。而MEGAN,其实就是活生生就该在时尚杂志呢行做的,她很聪明有品位,攻于心计。从一开始是人都知道她奸,甚至她中间用了很多办法想整低对手ASHLIE,但几乎每个环节她确实做到几乎完美来拿分,不到你不服。奸重要还是能力重要?每个人都希望ASHILIE可以好心有好报,又会觉得JONNA是有实力的,这些就是人心了。我不知边个会最后赢,毕竟这个是真人SHOW,每个被淘汰的人都确实犯了致命的错,KATE你可以话她低能,但她死好命,成日都比分到强人身边,带住她过关,其实我地身边大把这些人——你觉得他好废,早就该炒,偏偏你被人炒他都依然存在,而且依旧活下去。

       里面肥妹的色彩配搭确实容易加分,因为你如果从一开始就歧视她肥,即使是事实都会显得你档次低。她比其他人易得分就是呢一点,她好容易,她只需要对颜色有感觉,已经容易比人地过关。所以有时所谓的弱,是隐型的强。ASHILIE大家姐甘啦,米集集个个都想她死。但我想讲,所谓的色彩配搭得几得都好,其实法国美国班时装编辑比人影到米一律黑与黑,色彩,真的留给版面啦。

  • 2009-04-29

    习性 - [生活]

        陆俨少(1909-1993)名砥,字宛若,上海嘉定南翔人。自幼好画,拜王同愈(前清翰林)为师学习古文诗画,后拜海派名家冯超然门下学画。  陆俨少从“四王”入手,力追宋、元诸家,同时以自然为师,游历名山大川,抗战年间入蜀八年,后又赴新安、井冈、雁荡……心物同化,为他的笔墨注入了新的元素与时代精神,终于创造出为世人所称道的“陆派山水”。陆俨少有着深厚的传统文人修养,寓诗、书、画于一炉,尤其一生在用笔、用墨和用色三个阶段循序渐进的变法,更凸显了他那不屈不挠的变革创新精神。

         今日下午被张月晗以半小时+来回打车为引诱,把我和7引了去美术馆。看这一代山水画宗师的画,实在折服。他的画很有古意,比那些磅礴大山大海要有情趣。可能因为身世曲折,所以迷上杜甫,而他的“杜甫诗意图”04年被6930万成交。我看他的生平介绍,总觉得这是多世的才智,应该会去再看多次。

         后来晚上张月晗拿着本如何减压的书在说每个人怎么减,我说,我要怎么减?她笑我,你就写博客写字减吧.我也笑,讲中晒。我身边很多很讨厌写字的人,但文字都不差,我发觉我对打字有种很奇怪的嗜好,可能就是那种高速又柔软的感觉,是几有安抚作用的。其实我都无什么工作压力的,也真的无试过为工作压抑到睡不着的程度。那天我才跟I说,可能我真的是平命,这几年来我一直都是那么过着,是忙过,也不会很久,然后自己熬不过就会溜走。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看书,发呆,做些无聊的很的事。

         早上继续看那本《佛的见地与修行》,它提到人的习性无论是好还是坏,都是自己逼出来的。就是如果你有记性追忆到你第一次吃烟,第一次FB,第一次通宵,甚至第一次赌钱都是自己逼自己去做的。那现在要做的,就是反过来,你把这些逼自己不要做。我觉得这样几好,我开始做的,就是改习性。

         我的银行存款一直都是等同M记埋单那里个捐款箱甘多度,还欠了朋友一笔钱和卡数。直到最近真的开始认真蓄点钱准备还朋友,就真的觉得蓄钱很难。但这是一个开始,任何一个开始都是容易的,因为特别容易结束。难的是坚持,因为看着那些小数目很慢很慢在增长是挺难熬的,过去在我手里来去的好象很快来很快去,也没有现在这样过。所以许多事情都是没有规律可循的,现在就是看自己的安忍与韧力了。

     

  •  

    IO的网站终于经过亲戚(彪与詹)的努力,成形出品了。

    以后PLS CALL US 拾方艺念。

    http://www.ioartconception.com/

     

    5月8日晚上8点会有一场活动在扉艺廊。

    徐凤霞音乐工作坊——即兴里的地球村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过去。活动详情在我们的网站上。http://www.ioartconception.com/

  •    设计对白:别帮我乱定义啦。

    桐桐自从上了2岁后,她就成了我的玩具,帮她配衣服,弄头发,买鞋子。这就是女儿的好处。今天听旧同事说起那个广州资深“潮人”现在也整天抱着那个几个月大的BB女晃来晃去,幻想着她长大是否也如她父亲那么潮爆。今晚在LOOKBOOK翻看,忽然看到这个14岁的女孩时,我忽然想,桐桐那一代长大了,可能也是这样的吧?那时复古的潮流会过去吗?她们是穿什么的呢?

    因为我是报社那群年轻妈妈的一员,大概有机会参与我们新开的一些关于亲子的版面。说实在,本以为不关我事的,但有份做的时候真的挺开心。我更希望看别人是如何教育下一代的。同事说起上次去采访,一个环保分子的父亲如何教育他的2岁多女儿用声音去辨别容量大小不同的汽水罐等时,觉得“早教”其实真的可以很潮。

     

  • 2009-04-20

    佛学与风水 - [风水]

     

    可能我真的挺喜欢风水这回事,或者讲,其实现在的我对于鬼神论兴趣不大,但是我关心的是人心与人。所以我知道真的要开始好好学一下这个了。

    最近风水大师们都很忙,世界越乱,他们就越忙。有时我想,假若全世界都是佛教徒,大概他们也就很难有生意了。当你不顺时,你自然寻求帮助,而那种不顺是你以自己能力都无法解决时,就会借助外力。人其实很容易感到无助的,例如失恋,例如运济,生死,病痛以及离别。风水师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心理治疗师,至少他们的存在是给予人一种希望。我其实挺喜欢他们的,假若他们都是凭良心帮你。凭良心的意思只是讲他们真的想帮,但钱是一样会收的。

    但佛家觉得生命本来就是无常的,生活本来就可以是很混乱,很不如意,很低迷或很惨痛的。你没有遇上,是你之前修得好。即使没有遇上又能庆幸什么?一直都在安全地带,假若有日真的有点小意外,那种措手不及相信反应犹如婴儿,反而习惯痛苦的人更懂得感恩和珍惜生活。

    我上周问风水师,世代所作的业与你们做的风水法事有什么关系?她说,可以共存。你修的业始终需要你自己去修,我可以帮你的,仅去扫去今世沾染的尘埃。风水是磁场学,例如活佛都会病,可能因为就是他今声的人身所住的房间置与他今生的肉身八字不合,或方向易惹风寒。这不是业,而是世间病。病了,就去看医生。位置不对,也可以请风水师。念经?念经的作用很多种,但不包医感冒。既然如此,为何还说如果全世界都是佛教徒,那风水师傅就没有生意呢?其实佛学也有风水,只是你有没有缘分去修而已。

  • 2009-04-15

    我们的宅式人家 - [生活]

     

    最近都很闲.一周上两天的班,而且只需要回去大约2小时。很多同事都无甘忙(我自己觉得咋),有些只需要回去一天。其实钱少的单位,有时是会几得闲的。最近要改版了,但是对我们来讲影响不算很大,除非你很想多一些版面需要极力争取,有时也不是你话争取就是你的。

    和快十年没有见的同桌吃饭,我们的样子都没有变,但都胖了~和昨晚另一个朋友一样,她每晚的消遣就是看电视和打麻将,她其实这十年都在打麻将和看电视,当然偶尔也做些事,她基本上是不需要做事的。她问我,那你平时晚上作什么?我想了想,好象也没做什么。不就是上上网,看看书。在我和I眼里,这就是最正常的生活吧。

    I因为公司活动,会经常唱K。

    我很少了。

    我们都不打麻将。

    也没有人找我们去玩杀人。

    游泳的时候还没到,我只好做YOGA,但几乎很少。

    他每周都去打篮球,但这不是一个持续的行为。

    我们常常聊天,夏天到了,我们开始喜欢到晚上的户外坐坐,最好有多几个人打UNO,吃消夜。

    所以,基本上我们都是那种很宅很不好玩的人。但今天我还是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够简单。

    如果再简单些,大概彼此就在网上见了。这就是宅式家庭吧。

    但这样的家庭应该越来越多吧。

    确实我现在基本不会去蒲了,觉得很吵。基本消夜也免了,除非是打UNO吧。唱K偶尔吧,如果还有主题的话。好像一个老人啊。如果我再努力一点修佛的话,那基本就是在这个交际社会里隐型了。

    但我觉得我们更像坚妈的《新种生活》就是那种,你觉得有D野哦,但是不多明它想点。平时无事你不会想去看,想娱乐也不会想起,只有你可能觉得心灵空虚或有需要的时候,你就会想起它,而它总是给到一点意见,即使没有用,但都是诚心的。

  • 2009-04-08

    你好,契爺 - [生活]

    呢位仁兄是米好熟面口呢?而我可以找到的图片只有以下这个

     

     

     他叫雷艳华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90年2月28日

      身份证号:431024199002282412

      户籍地址: 湖南省郴州市嘉禾县普满乡大元山村委会大元山48号

      立案单位: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

     

    其實阿契爺,好多人恨都恨不到像個九零后的啦~~雖然人家犯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