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14

    TAKE A BREAK - [西排]

     

        店开了,人也瘦了些,毕竟每天都是不够睡的。但在每天开门关门间,看到周围好奇的目光,不停有附近的居民进来询问留连,然后表达他们的好感和希奇,心里是快乐的。今天过来的那位阿姨说,对于内心,一直觉得太忙了实在无法休息下来面对一下自己。我想,这是许多人的课题,包括我们。而我希望做的,就是能给人给自己一个BREAK,停下来。

  • 2009-08-04

    房间唱游,万芳 - [演出]

     

    谢谢台湾的造型师,让万芳变美了,只是在他们手里的美,每个都很像绮贞。

     

    而这个表情才是最真实的万芳式表情。

     

    从昨天到现在,那种沉甸甸的心情一直没有停息。而当她一出场的时候,我才发现人生的那张日历纸真的已经翻过了一页,那个从初中起只会出现在我们的盒带、CD、VCD和DVD的人,忽然出现在舞台,那么近,那种感觉跟昨天的采访是不一样的。采访的心情跟做观众的心情也是不一样的。她一直以声音和文字的形式存活在我的心里,而今天她来了。

    然而,万芳的声音总是温暖的。昨天下午的采访,我们好像掏心裂肺似的,因为她的真,因为我点点的执着,即使身份本身就是一场对谈,而撞击出来的火花却是我意想不到的。我知道她差一点就可以承认自己是佛教徒了,但是因为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肯定,她总是会说,我比较倾向佛教。她谈着那些美好而纯粹的经历时,我忍不住赞叹,万芳,你知道天对你有多好吗?给予你那么多自我修复的机会。至于这句话她理解了多少我不知道,她回应我说是天给予了她身边那么多正能量的人。而我想说的是,关于那些角色:肌肉萎缩者,频临死亡的母亲等等,都是一种种的通道,让她内心的黑暗排出,腾出空间去看阳光,微笑和歌声。我说,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多的机会去自我愈合的,好像今晚我后面那几个师奶,她们旁若无人的笑声、谈话内容以及反应,我们都从开始的愤怒到后来产生了极大的慈悲心,当万芳说:我们内心都有个小孩,而那个师奶马上说”系你遮!“的时候,我心真的很痛。灵魂被那么沉重的生命经历覆盖着,暗淡无光,她们的生命里承载着那么多的批判、眼光和扭曲,当这股真实的感情通过一场剧场出现的时候,她们就会被刺激到。也就是说,她们进入了一个久违的房间,那里其实有她们曾经熟悉的东西,但是太内里了,要挖开看是很痛的,即使有那么一点点的感应,她们不敢承认,依然嬉笑,希望以此摆脱那份不安。

    那首写了七年的《知道不知道》,我不是第一次看歌词,而是第一次仔细的去看歌词。我听过她说的背后故事,当歌词被放大到黑幕上,眼泪已经涌出来了。我们说过每个人看”左手演唱会“的时候都有可能哭,只是哭的位置不一样。而那种哭不是伤心难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掉了。那么”知道不知道“有的就是这样的一种用一个灵魂的经历换取过来的感动。

    万芳,谢谢你!是你带给我们2天来的温暖,而你在听到歌迷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去看”收信快乐“时的梗咽我们彼此都很感动,毕竟我们都是用人性看人的人。

     

     

  • 2009-08-04

    割爱 - [生活]

     

    下午有雨,好象现在的每一天都是在超级忙碌里度过的。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赶去做万芳的采访了。记得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2005年了。还记得那次,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她是谁,也因此我帮朋友做了和她的网上聊天直播,视频我看不了,但我还记得那份POWER,我知道那就是一个老女人无可置疑的力量。我们都看重了“女歌的力量”这样的字眼,女歌有着生命的沉重。

    听着《割爱》想起昨晚的那场对话,或许不是一个人,即使不是一个人,那么多的故事重复的不断说明一些不可捉不可捏的事。那种心痛从听到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恍惚不知时日。如果说生死可放下,一切皆虚妄,那人生里经历中那些沉淀淀的记忆还是成为维系我们这么多辈子生生世世来到这个世界的联系,如果爱情不可信,那么曾有过的开心还是如此真实,曾有过的悲伤,心痛还是那么让人记得,他说,我们恋爱过,知道恋爱是这样的。如今我结过婚了,我也知道婚姻是这样的。说实在,在这一道墙前,我无法洒脱的跨过去说一切皆虚妄,我不能说爱情如一场戏。毕竟我们都在这日日夜夜为了另一个人付出,并追求获得圆满。这就是最俗而最真实的人生。或许真有那么一天,我可以平静的看着那所谓的“真爱”或“新爱”在我身边把那个人带走,那是他的人生既定的路。但我会记得,并留下无法抹开的痛。

  • 2009-08-02

    感谢之 - [西排]

     

    人生总有一些大事你会记得,当有所付出时必有奇迹出现。而开一间铺,比我感觉如同再结多次婚,摆多次酒。我们总是被朋友鼎力相助的情谊感动,这几年一直继续。有很多事我已经不知如何去说好了,开铺是很累也很忙的事,而我把工作辞掉,就是想让这一切更纯粹些。有些人是可以身兼多份职业的,但IO也好,西排也好都是我在30岁以后的事业,是自己的事业。我想,那就值得专心去做了。会苦些,会少钱,要忍,但走下去吧。毕竟,要打一份工有几难,G先生Y小姐这两年的转工频率已经等于我所有那么多份工的总和或两倍,但要一份自己工,其实才是最难的。

     

    好了,多谢昨天开张有来的所有朋友!未得闲来的,有时间都可以来逛逛,迟点我更新“西排”的BLOG,上面会有详细的地图,介绍和我的联系方式。

     

  • 2009-07-22

    日食前的BB妹 - [女儿]

     

    五百年难得一遇的日食,我无工具看惟有看电视,但依然觉得宇宙很神奇。风水师说今天是极阳转阴的日子,一个新的转机会出现,可能是对全人类来说的吧,而看到的地带会受新的能量更新,其实我们都会有,只是没有四川的完全。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四川其实已经经历了一场所谓世界末日的洗礼,剩下的人就会接受宇宙的护荫,新旧世纪的更新是否提前发生?

    日食前,这个BB女就是以这样的形式庆祝宇宙的更新的~~多谢GRACE的礼物~

     

  • 2009-07-17

    精神支柱的倒下 - [电影]

     

          十四日没有写任何文字,其实每天我都记得,只是无言以对。这些天若干人问起,但期间有一人总在彼此都不经意间他在提醒着我重新写回博的欲望,阿叉鸡。其实博客有如人内心的房间,假若混乱,房间则无颜色,因太多颜色。假若悲苦,它会在墙边渗漏段段裂痕,亦总有人喜欢打开这个房间做SHOW ROOM,但对我来讲,我喜欢它还是一个私宅,偶而被攻击的时候,我就闭关,当然这一次不是,我只是觉得需要闭关。

     

          很久没有看到黄碧云的字,没有特意去找。她说,我的写作,我的阅读,我的舞,我的画,俗世所有所得,都是虚荣习作,当她面对姐姐。虚荣习作,很好的词语,其实不过一场延续达数十载的自恋自言。“写作从来都是一件相当严酷的事情,作家几乎一无所得,我们对他们的却近乎圣者。”倒数几年,我会狂妄的对你说一些直接的想法和要求,若干年如今日,我不过到唇边想一想,就按了下去。

     

         那晚凌时,我们去了看哈利波特。校长邓布利多死了,对我来说打击很大。之前的几本书我都看了,直到凤凰社的时候,我的工作或个人生活态度开始改变,我没有再继续看书,但一年一年的电影还是往下看。看书的时候我会评论书与故事之间的关系,但失去文字的考证和支撑,我单纯通过影片持续着我对这个故事的热情。而每年魁地奇比赛的现场的出现,我一切的熟悉感就会回归。这八年来我们见证的不仅是 Daniel Radcliffe的成长,还有我和身边的人的成长。记得在[魔戒]三部曲的时候我曾经在博记录:有多少人可以和同一个人在三年内看完这三部曲?毕竟青春,变更本身就是主旋律。更何况Harry Potter?2001-2009含括了我从毕业到第一年至今的所有日子。即使不是每年一部,但相隔的03,06,08年都记忆甚重。余下的相约看Harry的人已经变了又一变,这两部都是I陪我去看的。相信假若这部片是05年才开始播的话,我的那些话可能会收回。美国对第六部的评价甚高,毕竟那是别人的青春回忆,但从入场到离场这样的行为,何尝不是我们的集体回忆呢?GB说他一集都没有看过Harry,其实很多朋友都是。这些年,包括[魔戒]的甘道夫与[哈利]的邓布利多,都是我记忆里的精神人物。看那么多集的[哈利],我一直不觉得哈利有多厉害,当然他是一个焦点,但我的眼球总是停在校长身上。无论故事有几艰难,校长在我就会很安心。而校长这一集死了的时刻,内心真的有种柱子倒下的感觉,对于结局篇我无法展望那几个小孩可以点战胜黑势力(前提是我不看书),还有两年。

     

  • 2009-07-03

    谈官 - [生活]

     

         上了几天的课,今天终于有了一个纯粹广州人的官来说课。当然这个官很大,具体不说了。今晚和我同房的人说起,她说她就是讨厌他那个官腔,我说我觉得还可以啊。我倒讨厌课后冲上去跟大领导套近乎换名片的那堆狗嘴脸们。

          对于官文化,我最近一直在看在研究。其实今天那个官说的很对很有用的一大番话,我直头觉得“塞钱入我袋”,其中有一项是他说起人民日报的副社长如何工作的事情,他说每天早上他骑单车的时候就会想象自己是上面中宣部的部长或总理,而一切的状况都会变得大气而都顾及到了。他听了以后恍然大悟,当时我猜他就是一个物资局的官吧,而也因为这种高度往下看的心态,他才走到今天。其实这些话对于一般的后生来说等同废话,但你工作若干日子后就觉得确实是这样的。很多事情站在你角度,一定是领导错的。但是你有试过站在他角度吗?但你要知道,他的角度其实已经包括你的生计未来,而你的角度经常就是阻碍你的生计未来。放弃还是坚持你自己的角度,这个不好说,看事情本身了。但是在我来说,你如果可以站在一个主任或主编的角度去做你自己的版,起码你省去很多无谓的修改和力气。这样的道理也延伸到我今天跟同事说,其实我有个习惯,每次住完酒店,我就会把房间尽量收拾得像没有人住过那样,一来我就是有这样的怪癖,二来我知道,你退房的时候势必要经过查房这一关,我这样做服务生开心不过了。所以一般我去退房都是很快就能走。

        至于官腔,今天那位的稳定性说明他确实经历无数的会议,沉稳而有实在的话题,谦虚同样看得出分量。你可以说那份谦虚是假的,至少假得出来很实在。很多官连那份谦虚都是不必要的。我最讨厌就是那些会议,讲的人很爱在每句话后面停顿4秒!这样的效果可能是为了显得他的话很有分量,或让你好好思考。而4秒过后,他们必定对着MIC吼出一句让你震耳欲聋的话,再慢慢把声量变低,然后再吼!再变低。其实他大概不知道这也是一种频率吧,类似海浪的频率,而偏偏就这种频率最容易让人发困入睡,然后惊醒,然后再睡。从而成就“会议文化”。

        在我看来,对方是官的时候你首先就得把他看作官,然后再看成是一个人。这样你可以更平心静气的看待他,如果调转过来,第一眼你已经想叼他了。

     

  • 2009-06-29

    玩杀人 - [生活]

     

         玩杀人游戏确实是分析人性做好的工具,但是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好的玩家。像一个同事说的,你要不官要不做贼,怎么那么没有骨气去做老百姓呢?但我就是不想做那两个角色,我喜欢在一边看,甚至不想左右大家的想法。因为我看的正是他们所表现的,如果他们被我左右了,我只是在看自己。今晚一帮同事在玩,我一直都在头晕发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很多时候我的迷糊是真的,因为无法投入,他们说我一直都是在局外人的状态,但我知道我的心是清醒的。这对玩游戏的人来说不好,等于说我所说的话没有什么参考价值。我是有分析的,但那种分析只是在某个程度有用,例如我知道里面每个人的性格和属性,我就知道他们会作出怎样的判断,或者说我很轻易看出某些人的说谎方式和思考模式。但这些都会阻碍我做警察的方式,因为我不能突然用很清晰的条理说出理由,这样我的警察身份一下子就暴露了。而我尝试过用我的语言去描述:明显的不专业。我只是会告诉他们这是一个能量很高的人的手法,而这个是能量比较低的人的做法。他们以为我说的是经验值,其实不是啦。

         但为了玩这个杀人,我错过了星星同学会啊.....我是懒得看重播的网上的啊!

  • 2009-06-26

    无题 - []

     

    乱码现象所(http://errorcode.blogbus.com/)更新了。

  • 2009-06-25

    说说而已 - [生活]

         女儿的发烧让所有人都心力交瘁,今晚的饭局自然是开心的,但是过后正呈现着南方人的享乐精神与被动式的无知。确实我们被称作“南蛮”,不仅因为我们地方的温度注定了我们的懒惰,喜乐而更多因为相隔一个山河,我们对内陆所发生之事,知之甚少。假若一间屋里沉睡与清醒的比例,南方人一定是沉睡的大多数。所以在某个程度来说,我们是幸福的,因为无知而幸福。我们不问ZJ的原因,只是一种习惯或回避。久而久之,我们就会不再问。

       而这种“南蛮”意识其实一直在扩大化,诸多原因。北方人一直都在热烈争论与分析并参与的范围内,如果说到那种挣扎痛苦,他们比我们更甚。今晚我们讨论什么是八卦,朋友说“言之无物”,在我们这里这样的“言之无物”的话题日日上演,并上升为烂gag文化,中国的“冷笑话”,我们有专门的网站,版面去承载这些无物之物。而上面的人们很乐意大家每日花时间去恶搞,去搞烂gag,去设计吧,去创意吧,去占星信佛吧,这些是你们的,而剩下那些是我们的,你们就别管了。所以如果你在市面上看到哪些书最好卖,就知道他们最希望你成为什么人。他们也试图告诉你,他们是什么人。所以“明朝那些事儿”,吴思的书都是在婉转的告诉你这个事实是什么,如果你有耐性不看日剧美剧而转看这些的话。 那么多外国译本,哈利波特金刚狼变形金刚的引进,玩的是太极手段。再说下去也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