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奇异,衫店变书店。而那小小空间的书有如我自己的书房放大版。那些都是自己喜好挑出的书,无甚大热排行榜可言。当然有差别,很深的书依然没有放进去,大家都很忙很累,挤到一点时间读书的不离在书店那一刻又或者在别人咖啡馆里闲置的杂志和书,多数是杂志。大部分人都如此。昨晚有女孩和我说,其实看到书的心情很欢喜,但就是拿不出时间来读。我明白,我说我一直习惯带书在身,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被时间放空,或者是候车又或者是塞车。当然最能阅读下来的的时候莫过去搭火车或飞机。她说也好,买了一本其实也浅但很好看的书回去。

    买FBI那个男孩告诉我LIE TO ME 第二季第一集出了,但第二集迟迟未到。起码第二季终于还是出现了。表情,瞬间的人性,不是人人都想知道。我放了一些关于生死的书在店内,我也知道未必人人都可面对,所以最深的还未敢放。然后我在想,其实现在的自己也挺宅的,我未必知道现在在流行什么了,不知道韩剧日剧美剧的趋势,也不知道许多新鲜的事。我看的书大半的人都不会去看,也不想去看。我跟人交流的方式也变得那么的奇怪,一如那天来找我的那个男孩说,大概也只有我们才懂大家在说什么了。

    语言决定分类,但一切殊途同归。而今日有那么一刻,真的觉得寂寞。好象“宠辱皆惊,贵大患若身”让我震撼而想了一个下午,这样的话可以与谁说呢?

     

  • 自从认识了I后,我怎么老觉得自己活在一圈的断背里。我对“挛人絮语”其实好奇又开心,问题是点解要是我身边那帮亲人们啊。老公和亲戚,细佬和我家佣人......唉!

    I:你眼中的JENT是怎么样的?
    G:少年反叛,孤僻,GEEK,思维跳跃,不主动与陌生人接触

    I:你眼中的GB是怎么样的?

    J:跟他一起是几有安全感的,但个人就缺点霸气,他能接收很多别人内心世界的事,但就不讲自己内心世界的事,好像识他这么多年,都不知他有过一段情,cheap!毕竟,他是我在校园世界时期认识并交往至今的人,君子之交,点cheap都好啦。

    I:你眼中的我是怎么样的?
    A:一个充满优点和缺点的知性男人;有着与常人不一样的奇怪想法的人;无意闯入我的世界而又离不开的男人;一个可以为左我的生气而从仓边路一直跟着我到海珠广场像为了哄自己生气的女友的男人。Y文曾经写过的《最佳损友》,你就是里面其中一个。

    我会补充采访I眼中的A。

    全文请登录iphen.blogbus.com,其实每期的采访都很精彩!

     

  • 此篇文章为《打电话给我的好朋友(一):GB》的转发,原文章地址为:http://www.blogbus.com/im9280-logs/47373664.html

    原文摘要:

    我想改变对Blog的使用;每个人都需要被采访的机会;我想增加圈子内的互相了解;所以有了这个小游戏。希望大家可以传递开去。但重要的是,你回答完我的问题后,一定还有些问题,想问问自己。

    I:你现在的困惑是什么?
    G:找不到自己能坚持的事,或者是很想找一份可以让自己坚持的事去做,为什么别人可以,为什么自己不可以?
    我困惑在是否自己的性格,个性的影响,对很多事的思考都是很理性的去权衡,如果没有达到自己设定的标准,自己便会放弃,如何可以去改变,这是目前最大的困惑。...

  • 2009-09-18

    完稿 - [精神生活]

     

    晚上三点半,算是整理完了关于万芳那个采访稿,在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人有如虚脱。稿子其实20号才是死线,但我知道假若昨晚不写,在看完黎坚惠的视频后我更加写不下去。那种所谓采访时的激动、兴奋早已过去,连带消失的是再之前和万芳对话时的记忆。为何在同一个月同时采访两个如此需要用力的女人,但在深夜塞着耳朵听回万芳温暖而理性的声音时,才发现这两个年龄相仿的女人,两个同样接受不同心灵启迪的女人,刚好处于人生不同的阶段,收与放。

    黎小姐的收,在于她惊讶发现体内自己的潜能之大,给予她他日继续生活的力量。而那种获得真知的力量,她希望以收紧,严谨的态度放出,她内心对于宽容、分享的角度仍有保留。而万芳就是那么坦然的把自己的想法放在那里,尊重、喜悦而严肃的生活着。尖与圆,勇与缓,书写两人,必有不同因果。她们相同的是对生活、工作的严谨态度,两人都是出了名要认真对待的采访对象,这一点足以影响所有采访者,也是她们对世界最积极的贡献吧。

    内心最深的感动在半夜的时候已经涌现,我在想那么辛苦熬的5千多字一文不收的送给RICE,好不舍啊,问题是,那么多关于自己的书写心情与自由度,也只有RICE可以了。那种交付真的可以去到和生命有关的,毕竟类似“恋你”这样的歌曲勾起的是在90年代的记忆,而“就值得了爱”几乎贯穿了好几年的生命。

    我只希望这些采访,记忆,文字被好好使用,带给别人一点点他们没有的感受就够了。

    关于这次我和黎小姐的一席话,请进入http://gd.sohu.com/s2009/winifred/ 小白做的好辛苦,请多支持!

  •  

     

    在ZARA看到这件几斤重的窝钉衫,好型好软猥夹FEEL。正价接近2K,好象没什么场合穿,一出街就好象撩交打甘,虽然真的好靓的。

     

     

    次日,小白问我,

    如果阿黎小姐个PRADA窝钉袋5K你买不买?

    有钱米买咯!

    如果你可以赶在她买之前买呢?

    ......

    如果你买左后和她做采访时见到她拿住,然后讲句:呢款我都有,甘,你买不买?

    ......甘无机会5K咯!而且,她以后都会封杀你家媒体。

    但确实她的包很吸引,从水货的18000,到店内价17000到丽柏价19000都是我支付不起的数。

    所以我问风水师傅:

    九姑娘:
    你说,你有没有可能帮我算到我啥时候可以买个PRADA的包啊
    风水师傅 说:
    真无聊啊…不会算!
    九姑娘 说:

    ....我最关心的你就不会算!

    风水师傅 说:
    有方法的,但是我没学。


    师傅说,我一辈子都是小钱不断,这个命格任何一个师傅都是如此说,风水师傅说,我晚年有钱,任何师傅都是如此说。但是,请问我几时可以买PRADA啊?

    点解他们所讲的一辈子无包括现在嘎?

     

  •  

     

     

    她当然不记得我是谁,即使我们去年见过面。因为版权问题,今次合影待采访出了我再POST详细。去年的她和去年的我,都和今年不一样。人生有好多个“叮”,我和她在去年比自己的“叮”都好多!

    我还是很记得从16楼下来的时候那种如释重负,然后内心真的很快乐。小白话,看你HIGH到。其实她都HIGH,我们的HIGH点其实都是一样的,不是说黎小姐说了什么警世恒言金句玉字,而是在一种强大的力量面前如何做到有的放矢的抗衡,平衡然后重新拿到主动权与被尊重的地位。

    具体见面内容,可以在SOHU香港站出了内容后再介绍大家去看,毕竟是有商业版权的。如果不是跟小白这一回,也不知她真的如此辛苦。在黎小姐眼中,我们未必去到专业,但绝对是敬业。她是出名难搞,但我看得出她的坚持是有道理的。而且你需要明白彼此立场不是一味退让,她开始是对我们无信心,只肯做十分钟,而且她挑问题,单答完就走人。我有信心让她坐下来好好谈,就坚持跟她说一个钟。她还是不放心,你地会CUT的吧,不是整条出的吧,你地会比我看左先的吧?最后访问做完刚好1小时,她站起来说,OK拉,就甘出不用CUT了。这个已经足够。

    说真,她的缺点很明显,优点也很明显。很商业、很真、很可爱,她不尊重你有她观点角度问题,但如果你有料她又看得到,她会很专心很好问。消化了两天后,我依然很喜欢这个人。相对许多人,她毫无大陆发展优势,相对娱乐性,她甚至高傲到记者即使知道她的情事都懒得褒,即使在写作范畴,她的字其实没有泛滥到任何野都写,反而许多作家真的上天下海什么都关他事。当然她无Y甘专所以机会都少过Y;她写时装也无Y甘真性情,明显看到赞助商的痕迹,但胜在她依然有POINT,但这个比人超越的可能性都几大。但综合素质,确实她是高班过许多香港时尚写手,更何况出名难搞下,依然约不断,证明她自身的努力是不容忽视的。

  • 2009-09-06

    恋爱轻飘飘 - [演出]

    《恋爱轻飘飘》被全城热烈讨论,或者讲是在我认识的人里面都叫好。所以这个下午我就去看了。去到的时候连2点都还没有到,外面太热我也懒得到处去,溜过进去看场地,同样是蓝宝石,张悬也好万芳也好未开场地彩排都是让人兴奋而神往的,但我站在舞台前,舞台没有人只有一地纸屑。虽然我都知道有梁荣忠(结果全场都没有见过)但一点想知道的兴趣都没有。反而和我一样早的还有一些学生,和两个扮学生的八零头小姐。

    一场下来,你说不好看吗,也不是。你说很好看也不是,反正我没什么惊喜。都是说前句已经知道后句,说的情节123完全在熟眼熟鼻的情况下进行,无非就是流行曲的介入没有那么僵硬,但我总希望它可以再有意义一些,经过推敲一些就更好了。K说我这些洗尽铅华的人看这些是无厘热情的,我都觉咯!真系好鬼老心态的。人家都感动到流泪,大叫好我就安安静静的看,完全知道全剧剧情如何发展。而且人家问的十个问题,像我和K这些结婚多年的人好若无其事兼毫无答案的坐着,特别问“你平时口齿伶俐,一见某个人就手心出汗,语无伦次”,我第一时间想到是老细。K话我这些正一煞风景。是啊,人地又问:“你起床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边个”,我第一时间通常都是想再训过,然后就是个女了......死不死,完全无翻身机会。

    不过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知有多少人小时候或未嫁时会跟某一异性密友讲,XX岁后,我无人要我就娶你(或你要娶我)我就和我高中的细佬约定过,毕竟还小,我们晚晚煲电话粥,煲了足足3年,而且没有跨越什么感情。我话,不如我28岁嫁不出你娶我啦!他话:采!你40岁嫁不出我又娶不到先娶你啊!最后我们讲价结果是32岁。

    很好采,对他来讲,我已经提前完成任务。但这种幼年约定其实我一直觉得几有趣和浪漫的。

  • 2009-09-01

    kid art from Tong - [女儿]

     

     

    摄影师介绍:邓聿桐,现2岁9个月,喜欢画画、吃牛奶和包包,玩越野车和小火车,强项画龟。最新爱好,摄影

     

    刚有桐桐的时候就买了一台防尘防振防水的相机,为的就是给她玩照相,想不到要2年后她才开始玩,但已经得心应手。今天和她看了人生中第一部电影“麦兜兜”,虽然一排人和她一样都闷得睡着了。但始终她还是喜欢的。

    而这些相片剪裁下,都是不错的CD封面啊。

    原图可以看 http://bababian.com/set/3/E49832B3D44E1DC559DFB2148EC27C4ADS 。

  • 2009-08-28

    恩。 - [西排]

    开门的时候,有学生在外面弄猫,原来是读高三的小孩,说找了几回才找到我们这。我们这是有点难找了。坐下来谈起高三的日子,我还清晰记得在麦当劳稳书的日子,家里也多蚊,晚上都是在打蚊、背书、做试卷里度过的。那种压抑的日子一生人也就那么一次了吧,囚笼似的。还记得那时要靠好多名人金句才过了的日子,“早上总是满怀希望回去,而放学的时候已经失望得支离破碎。”这句话是当时日记有的一句,我到现在还记得。

    佛家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也就是说天堂地狱并非往生才有之事,例如早上搭的271,那种臭气熏天,不远处有人呕吐一地,拿好多行李的人把车压到我脚趾上痛到入心,这不是地狱还是什么?相反从开铺至今的日子,有如阿猪讲的“平静满足得可以立即死去无遗憾”,我们三个人都是无什么欲望奢求的人,特别开铺后更加是。他们分别是我最重要的人,而店的娴静每每让别人或自己都赖着不想动。不远的地方已经是家,女儿每天都定时过来玩耍,更何况是从出生就一直呆着的新村,那种被包围的安全感变换成就是不止的幸福感。

    我们有架小单车,是几年前生日I买的。现在刚好用作来往家中和铺的代步工具。而每天无论是中午还是晚上凌晨,踩着单车在新村里游逛总是有种自豪与幸福。前阵子开始学会与植物互换能量,才发现“西排”出去,在大马路和较场西交界那片树林充满着高级的能量,因为那几棵兀自生长强大的树,叫不出名字但威严十分。是有一天踩单车时,无意发现的。即使在中环广场工地旁边乱生的野草,今天也看到一种带着强烈生命力托起的柔顺。

  • 九姑娘说:
    你翻来要般开张床,个臭B将你只碟弄跌入床和窗之间那条喇

    iphen: 说:
    ....... 边只碟

    九姑娘 说:
    FREE TOUCHING

    iphen:嗯.你叫我老豆帮我拿

    iphen:说:
    拿上来抹抹它

    iphen:说:
    帮我拿翻张碟上来未啊?

    九姑娘说:
    得拉,使咩甘紧张

    iphen:说:
    你不会明一只碟要屈系过个昏暗无光的地方整整一天的心情


    九姑娘说:
    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