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到FEI的时候在门口见到"五条人“的阿茂和仁科,还有瓦依那的韦家园。大卫王跟他们热烈拥抱,我不认识他们自然也就路过,其实也只能路过。如果你不知道他们的乐手身份,他们的面孔在中大、赤岗、琶洲一路走去的城中村随处可见。直到他们上了台,老实的阿茂平实的话语,以及他们两队真诚的演出,才让我真实感受,假若他们是民工,也有可贵的回忆以及赤子的心。但真相总比外表蒙蔽,文化背景的差异首先造就误解,然后才产生好奇,继而平反,或者自由。I说这不就是一场农村包围城市的讲座吗?但你看看钟永丰热诚的眼神,你还是赤裸裸的知道,在艺术上彼此感应的人的那种真挚的快感。

        而事实上,讲座的全程一直让人感应与思考,我们这些习惯了呆在自己的空间关心着自己又或小滋小味的人,好像一下子被扯到这个城市的边缘,在天地之间重新看待这个城市的状况,重新理解一个公民的责任。但我不得不承认,我这种在城市呆惯的小孩,对乡土文化有着一份新鲜与好奇,而很难从心底打动到我。当然我有想过,为何我们又可以爱升哥,但他自己不就是”向现代化“头也不回的脱离了,入俗了,偶尔,通过回忆或笔尖尝试触碰那个已经属于他童年回忆的家乡吗?

        出了FEI一路走回来时我想来想去,好像最大的感觉就是”真实的生活“吧。这真的很难的,大家不都习惯了矫情吗?好像来听讲座的同时,电视那头有我和我们店的采访,和上次一样,我自己是看不到的。YORK跟我玩对谈的那晚,我其实很高兴,不是因为有人录影,而是没有这个媒介我们无法如此对谈。但这些都是一下就过的记忆,怎么才是真实的自己呢?

       如果,我们真实的,可以做到不做别人眼里的自己,不要为自己做戏已经很好了。不要因为享受自己恋爱的样子而去恋爱,不要为了享受成功的感觉而去努力,不要因为害怕失去才去奉承,也不要因为害怕死亡才去修行。我们可以有自己的秘密,但我们必须诚实的面对自己。

     

  • 2009-12-08

    另一个世界 - [生活]

    早上在安东尼个BLOG看到他的“笔记大自然”,真的好惊讶!那一片迷雾的天地如此让我着迷,谁可以想象地下三尺都是垃圾堆填区。他的讲述很专业也很贴心,这个不是我们平日看到的马工。我总说,谁人都有他的天地是强大而你不可知的。这就是他的天地。

    曾几何时,我们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厕所的设计工程师。即使如此,单单职业已经让我好奇。公厕,是多少电影的题材,同性恋的,情欲片的又或人文电影。如果从他眼中看公厕,他最在意的是什么?

    有时人生就是需要找一个下午,去找一个你平日可能经常见面但却感觉很远的人坐一下,听一些你自己世界外的事。从别人的眼里,才知道自己的世界其实也很渺小很狭隘。我说,在这个文字为王的网络王国,理工科的人总是沉默不受重视的。即使IT那边如火如荼的讨论,实则也是文字功底说了算。那么,工科的人们啊,就不要说了,说不过文科生的,还是拍一些图,画一些画,做一些你们本身在做的事吧。

    全文,进入这里:http://anotherness.blogbus.com/

  •  

    有人在店里要订一套的升哥时,我有点被感动。又是一个在某个时期被这个男人感动到的人,然后看城画。那个下午我也在,升哥在做这个采访,关于他的小说的。我在旁边的会议室里失神的想着关于那个月的命运的事情。一个月过去了,我的命运如此的改变着,关于他的稿子我还没有机会发出。而这篇《男人五十》已经摆在面前。他说,他还要跟妈妈合写一本,妈妈写好了,再来写爷爷的和爸爸的。我在想,龙应台最近不是也有这样的承传的心意在继续着吗?当人生走到一个阶段时,回忆变成很重要的一部分。

    I说我,你怎么老喜欢跟人说你的读书时代?一下子就曝露年龄了。其实有所谓吗?面容上的消逝总是必然的。而在他和他的朋友身上,我已经见证了他们那代少年的老去,他们也有了鱼尾纹,也有了放慢不能再冲的脚步。但回忆就是停在最美好的时光没有离开过。

    昨天在码头,我听着歌看着满满的阳光,感到久违的幸福感。因为空气的美好,天的蓝,无人的田间和自由的我。是啊,这个当下的我总是真实的,即使背后的颜色混淆不清,但谁说清晰才代表人生的美好呢?这两年,学的最多就是感恩。接受到的恩赐,不知在何日就将流失。得到的幸福,再过若干日子,或许就没有了。那就好好享受吧。十年后,我们可能不再拥有这一切了。

    深夜里,我们谈到那么久。如果不是你的离开,我们也无法认真对话过。谁不是南国的孩子,离家毕竟不惯与寂寞。我说,我已经开了你几年的玩笑了,结果把你玩走了。阿保也说,很不习惯你的离开。我会记得那五张的塔罗牌,重启,将是你和我们这堆朋友需要面对的共同命题。加油。

    升哥的书一直围绕的都是植物,原来这两个月,我也一直围绕着植物。它们无声,但不是无心的。

  • 2009-11-25

    涛涛和宝宝 - [生活]

    YES!就是这种眼神!就是这种明明很熟扮客气的样子~哈哈,好登对哦!

  • 2009-11-19

    当生命落陷时 - [生活]

     

        最近在看《当生命落陷时》,然后生命果然就落陷了。在书中,佩玛.丘卓说你只需要观察那种情绪就可以了,不需要轻易尝试改变。虽然明天才会有正式面对的结果,但我只是提前面对罢了。情绪看到了,但好像还没有厉害到照见心性,一系列的烦恼自然生。但其实这些落空的感觉确实很柔软,带着哀伤而又轻微的叹息却有点快乐。自从看完《2012》,是有两天很纠结的觉得假若生命剩下3年会如何。但今日忽然豁达,一扫心底那种灰的感觉。11月,果然是我们各人的生命低谷啊,呵呵,假若撑过去,一年后我们回头看看几个人凑钱买KFC的贫穷样子,这样才够创业FEEL~才可以很“真心英雄"的嘛~~~

  •  

    生命总是不断在创造奇迹,如果那条路是对的,它就会不断出现。今早在那堆色彩卡面前,谢谢他们内心的我都是一致的。谢谢我两度重叠抽的卡,谢谢那句话,说实在,如果不是强忍我真的会马上哭出来。那个当下,我真的惊讶我怎么了,究竟是什么的缘故让我如此?根源总是内里而非表层的,我臣服各种别人提出的理性分析,毕竟他们看到的都会是我表现出来的一部分。原来还是一个人,还是累积情绪,还是会焦虑,还是因为太坚强而变得异常脆弱,还是过于用思考而忽略内心。近来我很爱黄,而老师说对的,你就是需要黄和绿......许多人对灵修的课程抗拒、质疑感觉犹如邪教。在看完《回旋宇宙》后,我倒再一次觉得人生那么短短的几十年,连自己在这个宇宙里是搞什么的都搞不懂的还有什么意思呢?那天我跟升哥说:我只想问4个问题。升哥说:如果你问我宇宙有没有尽头,我可以说4个小时哦!呵呵,坦白面对自己任何一个阴暗的角落吧,我们都会幸福!

  • 2009-11-09

    是的,你在广州 - [演出]

    荒岛,落入雕塑公园的深径里倒也恰当。也只有那个隐秘的地方,特殊的通道见到升哥,感觉才是对的。或许这次坐的真的不够前,或者坐的沙发实在太舒服。全场最HIGH的当时是黎文,这是他的王国,他自己一手打造然后自己完自己梦的地方,这也是他的厉害啊。但对于我来说,我只想飞一趟青岛,在声嘶力竭之后,可以和其他的升迷或就两个人慢慢走出演出的地方,沿着陌生街道走到有海的地方,吃消夜也好,喝点什么也好。这才是我的升之旅。所以,一场过来印象是不深的,提前一天的采访里他像个孩子一般在我旁边说笑话,看着他比去年又老了的迹象,心里是心疼的,那天有个老人跟我说,他也不想老啊。但生理事实就是这样。特别去到encore阶段,“绿树与知了”一起我仿佛真的去了青岛,毕竟这张碟陪伴了我在那个城市走了一圈又一圈。错了地点对了人,让人无奈。错了时间对了人,也让人无奈。反而消夜的那趟麻辣田鸡倒唤回我几天来久违的开心,JENT说的对,现在的人脑子不动了都用嘴巴去思考了。

  • 2009-11-06

    天字部 - [精神生活]

    那晚一风水师和我说,每个人至少拥有3或5或7个守护神,每个人都不一样。我不清楚,毕竟我无法解释‘飞来横祸“。但我相信”city of angle",整个城市里有无数守护这个城市的天使,它们每人一个环头,负责保佑那些依然相信自然力量的人继续学习下去。于是,那人因为真诚相信这种力量,于是无意识地写下一段话,我节录其中一些: 

    一个人,一个生命体,并非单纯从物理意义上去理解其存在的。它的包含非常丰富,它有不同维度的生命,可能,和意义。人在宇宙中可以存在不同的切面,视乎每个人的建构。最高级的生命是接纳一切维度发展的可能,从不抗拒自然生长;但是最低级的生命则是排斥一切自由,死守一种单一,直至枯竭。 

    每当我心底抗拒一件事情时开始,我就会进入地狱,无论是我害怕去出席晚会还是我介意人强夺了我心爱之物……我的心都会难受,然后进入反反复复的自我安慰或是冲动纠结状态。这是地狱,地狱不是遥远的场景和酷刑,地狱是心底的矛盾和自我蜇刺。 

  • 2009-10-29

    NOTCH - [演出]

     

    今年的NOTCH已经不是去年的NOTCH了。

    说不是人面全非又或内容怎样,毕竟主办方都是一场辛苦。

    说人不是只是一瞬间,但别人的付出却是需要很久的时间。

    我说的是,我眼里的NOTCH已经不一样。

    蓝宝石的后方站满了来攀谈的人,招呼、拥抱、彼此耳语。

    我在最后靠在墙边,其实看不到台上的乐手。

    有人过来和我研究波子汽水要点饮

    亦听到他们两个又在为曲风走向口舌间天人大战一翻,

    如果是去年,我也有跟人SOSO的时候,但今年我真的什么都不想了。

    没有真心的想了解对方,我们如何开口?

    有人介绍朋友给我认识,那女孩直直望住我,上下打量我一翻依然没有开口,倒亦直率——整个姿态告诉你:我毫无兴趣认识你。

    我走开,重新和我的朋友在一起。

    今年同来的朋友阵容也改变了。

    这几年我们一直在一起,今年你们都缺席了,若干因由,但我还是会感觉失落。

    我和I说,那么多年我听音乐的习惯,其实不过是换个形式的文本阅读。

    他的生命缺不了音乐,

    而我其实可以什么都不听的,一个人在家时,其实我什么都不听。

  • 2009-10-23

    爱得凄凉 - [生活]

     

    我们一个下午都在讨论生之欲死之华。而最后我问他,你是否会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很凄凉。他说经常。其实爱欲对于拯救灵魂是没有过多帮助的,但确实当你年华老去之际才发现当彼此依然青春时却以种种禁忌理由阻隔了那种直接的需求时,一切枉然再执手已无力。但我们究竟在隔阻着什么?他说有那么一席的女人与自己有染而彼此浑然不知,依旧相聚聊天谈各种各样的事,而他那刻爽过但更多是郁闷。他说对这些女人,他是有感情的。我忽然想起昨天说的渡边淳一,教会男人把感情平均分配在不同女人身上,换取那份轻快与愉悦。确实,他是拥有一般男人没有的绵柔、宽容与快乐,正因此,某一刻他会是凄凉的。回到店后一口气看了一半的棉棉《声名狼藉》,几年前我会厌恶听到这种听起来已经感觉矫情的女作家。反而几年后我觉得她熟悉亲近而真切。那些party animal的混乱关系力求寻找出可以维持下去的次序的人生,并不虚无,只是离许多正常的人生太远。书内那位演员出席一个到处都是曾经他的女伴的聚会,妹妹问他,你感觉如何。他说,好像出席自己一个葬礼,所有人都来了。

    不需要葬礼,月底的婚礼女友的前度已经问,你是否把所有前度都请来?她笑说又不是摆离婚宴。人在婚前总爱缅怀那些过去的可爱的情人们。我们认识已久她也总问我男友的数量。其实那些过去的人对我来讲不太重要,或者记得的那么一两个在记忆层面来说是重要的,但对我内心来讲不重要。如果执着数字,是否就是重视所谓的征服?昨天有女友问我,为何只有男人教男人如何泡女,无反而行之的书籍叫女人泡仔?我说有啊,只是那些伎俩并不能高级到我们都可以去认同模仿。

    那一刻到今日,我都有认真去想过这个问题。如何沟仔这个问题假若真能解决,我们就没有剩女这个环节了。就没有朋友愿意花钱摆局求婚姻。而且,热销书里往往教泡女的在于那个结果:上到床。男人抛开情部分,是OK的。但女人就是那种天生先要感情浪漫的人,如果女人要的只是性就好办很多了。不过今晚还是悟到一个应该几有效的办法:上善若水。这个也是若干时候我再开一个十人show的话题啦~有兴趣的朋友到时留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