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9

    趁青春好留念啊 - [生活]

     之前已经觉得他们都几相像,但每次我看到陈豪在台庆很型咁出来的时候我会想,又点可能似呢?人家点讲都是澳洲男模啊。或者,人都是需要一个目标增长点的,这个就是努力的方向啦,Iphen!

     

  • 2010-01-27

    刺身軟聞 - [食物]

        I那餐生日飯,足足推遲了16天才吃,其實都是飯一餐。但因為之前“受人錢財替人消災”的緣故,我有兩張“喜鵲”蒲飛券。而采訪當日,我已經知道“喜鵲”最該吃的是生蠔刺身。記得有一次中國大酒店做澳洲美食節的時候,我全程都是圍繞“生蠔刺身”與“大龍蝦”展開轟炸的,畢竟它們真的從澳洲運來,吃它們已經足夠。那次是我第一次吃生蠔刺身,那些爽滑鮮美的程度,一直無法忘懷。但之后天真的在“八千代”點了一次生蠔刺身,腥暈到足足3年沒有再碰過這東西。所以,當我知道這里可以吃到新鮮不腥的生蠔刺身,真的喜從天降的!

       原價148元,現價128元。講到出品都算不錯,有長腳蟹吃。但是因為入場時,每個人都發一只金蛋,只可以換一只長腳蟹,都幾可惜。好多人是沖著它的扒去的,其實都OK的。但我的目標好明確,生蠔!其實每次只有很少量的生蠔放著,一上就無。無的原因通常都是比我掃曬。我在現場那么久,我真沒有見過有誰像我這樣發顛,只攻一味。而許多人是擔心不新鮮或腥,敬而遠之的。但是連I這些對吃絕望的人都和我一起埋頭苦干,就知道新鮮和鮮美程度不低吧。還有蟹和螺,還有多春魚~呵呵,其實我真的沒有吃很多的款式,當那20只以上的生蠔到胃的時候,我已經撐不下去了。

      結果那2只金蛋因為太飽的緣故,沒有拿去兌換。帶回家玩去了。我都是推薦大家去下的~如果你愛生蠔刺身與扒~。

      我手頭有有晚餐優惠券20元貳張,等于你108元吃咯。有興趣穩我。

      你看,成篇blog幾有軟文feel,各大公關應該考慮下穩我寫軟文blog啦!!

     

  •    前晚的女性TALKSHOW其實給予我們的課題很多。作為第一個敢站出來預左人踩到烈女SAM,我覺得這份勇氣絕對是值得撐的。大家都知道真的不是每個人敢上臺,而且個任務是引人笑。連張達明都做不到,黃子華都有踩空的時候,林海峰都會有deadair,作為一個毫無先例的女仔(其實我覺得吳君如不可以作為參考答案的)她憑什么可以贏呢場?但在場的LEO話,你站在這里已經贏左。

       但效果來講,SAM是過不到關的。記得2年前阿智興沖沖說想夜晚開車出來給我和他的朋友們表演他第一段talkshow的時候,我連看都未看就潑他冷水。看了他在家表演給老婆看到視頻,我依然指出千般錯。說人錯有幾難,動動嘴皮已經可以置你于死地。但這兩年,我其實沒有好好觀察阿智的發展(他經常話我都無心留意他),但忽然有日我留意的時候,他已經早不是當年那個人。我記得他車上有個隨時給他自己練段子的錄音筆,我記得他說他們有個群,班人經常錄自己的一段也上去,當然都是千錘百踩的了。我記得他給我看過他有本筆記本,里面都是他隨時想到的point,他買了一整套的Jim Carre,所有香港的talkshow他能到必到,有些會重復去看。他不間斷去做主持人,然后把主持當作練show場,5分鐘5分鐘加上去。我不知道他第一場的個人棟篤笑幾時真正出現,我知道昨天深圳有人請他過去做半小時的talkshow。他說過,我想在廣州開自己的棟篤笑,這個是他的夢想。兩年前,我覺得不可能。但梁詩然都開到個人的第二場了,nothing is impossible.

      SAM需要做的事還有很多。最初的時候,我以為作為一個棟篤笑演員,他/她首先要面對就是風格定位,我要做一個怎樣的talkshow。這個好像很重要,但很多人就是在這個位置站住了。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啟蒙者,無論是哪位。而香港那幾位根深蒂固地存在腦海里,你連獲得知識的途徑都是從他們的影像來而毫無理論與鍛煉基礎。假若無賴些,對,我就是抄他!OK,過關,Next。模仿總是最基礎的開始,然后到語言的組織,你需要好好去寫稿,看生活記錄生活。你要知道很低的人很高的事,你要有敏銳的觸覺和很放得開到心態。再到舞臺的姿體語言,觀眾反應的摸索。林海峰第一場show,我想他自己個人那20年的娛樂圈從業經驗是幫助他自己搞掂前面的幾項,而對舞臺與觀眾這一Part 他還是請教了詹瑞文。然后,他選擇了自己最熟悉的話題,同時也是大家一開始最想知道他的事作為開始。

      后來i沖上去說和leo講一段,又上演一場普通人表演欲高漲欲罷不能癥候群。他平時的爛gag時中時不中,但重點是日常談話無人期待什么。但你說要表演,期待就出現。他是想到一個Point已經沖上去,結果在毫無鋪墊毫無基礎下,他也能在一個基點里徘徊。那個在笑與不笑的間隙,我還是看到了“臺上3分鐘臺下3年功”的可貴。

      因為SAM,我第二天在閱讀《寫給青年演員們——以及熱愛表演藝術的你和我》這本書。我想,但凡有心踏上舞臺的人,都該好好看看。

  •  

    今日特意花一個白天的時間看《預知生命大蛻變》,但去到將基督之愛的時候,我是有驚訝和低落的。但霎那間感受到自己的文化背景的局限,于是勸服自己繼續投入看,但很困難。我知道這樣的想法很低次元,但是調整本來是需要時間的。里面有一個篇章講及“如何和現代小孩相處“,講述的是1987年后出生的小孩應該都是和耶穌同期出生的前人。他們來到現世的第三次元是有幫助地球的目的的,而無可避免地他們必須先進入低級別的我們這個次元,然我們所要做到事就是尊重與詢問。其中有教:你可以問她:你覺得神在哪里?你來地球的目的。我依書照做,回去問三歲的桐桐。

    你覺得神在哪里?

    她指了一下頭頂。(我呆了一下)

    咁,宇宙有幾多個次元?

    有7個。(我驚!)

    咁,2012年地球會點啊?

    會變氣球bong咯!(大概意思,具體的不記得了。jent在隔離狂笑)

    咁你來地球做咩啊?

    來吃饅頭。(之后的就已經無咩講了.....)

    或者書里說的是對的。但有幾多做父母如我這種看過這些偏書的呢?但其實無論如何,人類的意識可以抗衡許多東西,但也扭轉不了大的命運趨勢。無論你承不承認。呢件事又在今日再度印證。

    月頭我地搞“吸引力法則”講座,我記得開show之前的2個禮拜,我問阿保,其實你信不信吸引力法則?她話其實都無話信不信,明它講咩咯。我問I,他話不清楚,不信啩。講真,我都很清楚我身邊所有的人除了我自己以外,沒有誰真的相信這個法則。即使聽完講座。因為法則不是要來看,要來明,而是要來用的。

    今日下午,I很焦慮發短信給我:我部MP4不見了。我都是復他一句:頂!

    他再次打給我的時候,我記得只是和他講:不如你試下用吸引力法則,想象你穩翻時候的情形啦。

    他話呢一個下午他真的不停想象著兩個場景,1是他見到那臺MP4依然被遺忘在電影院的座位底;2是他想象到自己穩翻時的樣子和心情。

    在中午他發現不見的時候,他因為開會特意給錢個同事回影院穩,但穩不到。他的會議一直開到夜晚8點幾,他想過放棄不回去找。但恰好同事有車他就再度回影城,入去找依然找不到。剛好這個時候有人來問他干嘛,他說找東西,而那個人說帶他去辦公室找找,結果穩翻!

    他真的很激動。他真的相信吸引力法則的作用。

    講到尾,就是頻率的問題。不是話你老想象那個情景它就會變真,不是話你嘮叨著一件事就可以是你的。而是那個頻率,渴求的頻率。如果你真的從心底很渴求那件事,多少它一定與你發生關系。如果它的頻率與你身體的頻率是對應,也就是講能量接口相應,它很快就會到達你身邊。

    頻率+頻率接口=吸引力法則。

    我一直都是咁用。信不信由你。

     

  •  

  • 2010-01-18

    TALKSHOW - [演出]

           JAN的《我愿意》感覺是散的,雖然他的特色還在,喜歡他的人依然很喜歡。坐我們旁邊的那幫眾女們依然狂笑爆笑。但從編排來說,居然在他身上找到段子間的break位。也就是講,呢段野的gag位依然可以拓展,而他收住。去年看梁詩然《留飯拜山先講》,畢竟他的處女show,break位多是正常的。但如果這樣的狀況在JAN身上穩到就比較奇怪。而且TALK SHOW如同舞臺劇一定要現場聽才有感覺,LIVE的力量讓人清醒而深刻。之前看子華,真系ts王,居然廣州做十場,其中一場還可以和得一場的JAN撞!有時我想,你看一場ts,你是想得到什么?笑爆全場?拿金句?還是聽個講者的觀點與角度?當然3樣都中。但呢家個market是,拿金句!很實際,要拿得走到。子華那場的金句很少,但拿出的是king of 港式talkshow的勢,我始終覺得敢在ts講紅樓夢黛玉葬花的幾乎是理想化的,而且居然制作單位比你過,證明你真的夠實力。JAN的金句就好記:“一成甘多”“yea...right",但論持久戰,真要看呢家的人都口味如何了。其實《我愿意》和《嘩眾取寵》都不是很hit之作,但子華確實比jan走得功夫深。
        達明可能知道自己大勢已去,不提了。反而是詹sir,從一開始就是舞臺劇的底子,區別開純粹的ts。前幾晚看了他的《港男港女》3日內2萬幾張飛賣完,當然各種成分都有。但在HK,看他表演的人心態已經比較成熟,不會很期待他的笑位或金句,他的野亦深很多。market在此區分才顯得多彩有發展。
        這個禮拜,在西排有廣州第一個女性talkshow的出現,而這個烈女亦會在梁詩然23-24號的talkshow做嘉賓。我們討論了一個下午,很盡興很開心也很期待。
     

  •  

     

     

     

  • 2010-01-13

    短線回站 - [精神生活]


    在wordpress停留數日,更新了幾張畫就結束了。

    一雞死一雞鳴。

    但是重返這個地方發覺內心是有傷痕的,好像被拋棄過再回頭重拾舊歡的感覺。甚至在它和wordpress之間選擇時,有過“我翻唔到去的了”的想法。但是wp唔爭氣,慢到開不到。如果可以,其實我倒喜歡那邊的簡潔。

    動物都是擇木而棲的。嘗試過好的,要回頭太難。今日和祖安娜比較著我們廉價得平時不眨眼的“複刻”UGG都無能為力購買。曾經有過的好生活好像一點點的消逝,也不痛惜。我只擔心自己最基礎的生活開支都成問題,但願一切安好吧。

    最近很愛用“安好”,可見危機感幾重。畫這畫的時候當然想的不是生計,但比解讀如此看來這樣經營還是被看扁的事。

  • 2010-01-01

    2009 - [生活]

    阿拾话,今年的开始和结束,基本可以说是借黄子华的show来完成的。开始在1月16日“越大镬越快乐”,结束则是昨晚刚做完广州第一场的“哗众取宠”。

    想想都是。但是两场子华的心情很不同。年头的兴奋,兴奋到做了2个版来庆祝,年底的冷静,冷静到可以考虑换份工。而中间穿插的事情那么多,我竟然还记得整个08年的感觉,相对之下09竟然相对平淡。点解呢?明明2009年对我那么重要,(所有关于“9”的东西都可能跟我有关系的):有了西排,生命的层次是递增了的,甚至形式也更为复杂。但感触还是2008年的深,可能同“未出发先兴奋”差不多。2009年已经习惯,更在于尝试,以及运用。2009年的下半年实在忙得可以,反而对自身的感觉是肤浅了很多。

    I用了很长的“闷骚访问”总结了自己的十年。我想着自己的那个十年已经过去,而且毫不留恋。这就是心态的变化吧,马工话,可能你的事业辉煌期已经过去了。嗯,是啊,如果打工来讲绝对已经过去了。而且我真的不太留恋那个状态,绝对有新的路在等着我走。而且,接着又是十年了,看看自己如何过这十年吧。(我不会再讲2012是末日这种话,现在全球简直用念力在加速这个印象啦!)真有十年命,世界大不同啊!我很乐观期待Ing!

     

  • 2009-12-28

    我的吸引力 - [精神生活]

    新海报做出来后,果然把相关的人吸引到蒲出了头。今晚那个西人过来说,你们中国人太幼稚了,还在信那么多年前我们已经在讲的“吸引力法则”。我英文不好,无法问他:那你们那么多年来真的大家都懂了又帮到大家了吗?当然他提出了work这个关键词,风水上说“动则变”,当然是“伺机而动”。西方曾经卷起过“the secret”风,但很快又过去了。他的翻译很小心的问我,其实自我知道这个法则后,是否经历了高潮又低落期?也就是说是否对这个法则产生过失望?我摇摇头,真的没有。主要是我无真的期待过它给与我什么。后来翻回他老板写的书,已经提过“吸引力法则”是存在于你的生活里,不是你创造出来的。我怎么去期待一个本身就会自然发生的法则可以怎样?我只是知道如何去使用而已。

    她说,那你是否觉得学会了吸引力法则后,事情都比较快实现?

    我还是摇摇头。我说,那只是一个警觉的出现。以前事情还是恰巧地发生,或者讲我真实接触这个定律的一部分是从高三毕业开始,一直影响至今。但我没有察觉生活的变化。而懂了之后,我学会的是自省与警觉而已。那种变化是无尽的,而警觉最难做到的就是“生命陷落”时。最近,不就是陷落的时候吗?土星在天秤第一区的威力开始作用在我身上了。幸运的是,我提前接触了《生命陷落时》这本书,我听罗老师讲了那个分享会,我学会自我面对这个事情的变化以及个中看到的事情。

    然而,漫长的10-11月已经过去,信号重新明朗的回到我的身边。那种安全感,不是一份工作可以给与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