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11

    快樂 - [以人为本]


    世界杯開鑼了。想起讀書的時候和爸爸調鬧鐘起床看波的記憶,伴隨著很多的汽水和薯片。但那段記憶應該是因為愛屋及烏吧,畢竟那段日子暗戀的男生是愛足球的。那些為巴西隊,意大利隊吶喊的聲音裡也伴隨著對他的吶喊吧,有時在路上碰到相似的少年,就在想,如今他是怎樣的呢?如今周圍都是NBA的聲音,足球離我太遠了。然而,大家都去酒吧看足球去了,而我樓下就是酒吧。這幾天都是不適合上圍脖了吧,這些晚上我們都是看碟算了。

    今晚的飯局,總是能遇上那種經典讓我無語的女人。也不是壞的人,只是無語而已。她們都頻頻的問姻緣,然而癥結明顯的寫在她們的臉上,即使結婚有小孩的人也好,感情是發自內心的綜合呼喚,如果內心那麼不安穩,磁場如何輻射到適合的人身上呢?幸運的是,正能量的善良的人們都匯集的坐在我身邊,柔和的氣息讓我自在的吃著好吃的蝦和蟹,雖然葡萄酒不怎樣,但得到老師的擁抱,看到很喜歡的朋友都在,那種快樂在內心洋溢着很好呢。

    席上,老師在演練如何通過能量讓手指變長的演示,我相信。畢竟這些日子自己瘦了很多,很大部分原因是意念吧。不相信的女人說要尺子量一下,假若她信了,世界上又多了一個用良心想事情的人,也是好事。

     

  • 2010-06-09

    101的last day. - [以人为本]

    這裡的書寫變得緩慢,因為要審核。好吧,我付出這份耐性,僅為了文字。在微博上每天都有人重複著相同的事,罵同一件事,影同一個人。C君今日說得很好,關於有腦。有心和有力的區別,我可以微笑但確實無法介入這種毫無進展的城市核心問題的討論中。每次聽到這些明顯可以爆粗的話題,我都是皺眉迴避,迴避什麼?真怕一天爆發。

    在房間裡把最後的一些東西收拾走,心裡竟然暗唱著“冷暖哪可憂”,諷刺的是開舖的前幾天我也是希望以這首曲做一個裝修記錄的配樂。I買了3元的貓娘給門口的阿黑,作為最後的一點心意。我收拾起實在無法繼續的綺貞海報,總覺得即使拋棄也該從我們手裡出來,而不是來自別人無情也無意的手。站在空洞洞的房間,這個曾經帶給我們無數感動溫暖的地方,我們創造了許多的奇蹟,感受了許多的神蹟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懷,許多人都說很喜歡這裡,那是人心與氣場的共同作用吧。些許歲月帶來的更是比那一箱箱的細物更多的感慨,我已經滿足。新的地方,一直開始萌芽在腦海裡,怎樣展開,真的考自己的功力了。

    大舊在保言家,安樂曬。這幾天,對不起,讓你受苦了!

  • 2010-06-08

    久違了。 - [以人为本]

    我在低头弄猫的时候,她走了进来。我们只对望了一眼我就出去了。我直接走到E的房间,问是C吗?恩。一个我14年前见过一面的女生。这一面因为太特别,铭记于心。只是想不到我再跟她碰面是14年后。我甚至不想跟她聊那些过去,她未必想我这个一直没有直接联系的人道出那些她未必记得的过去。难得的是,她在这里十年了。

    生命的道路班驳不一,各有修为。今日colleen说她很早的时候已经感觉到灵性的召唤。我想想,自己应该是没有这方面的敏感的。但确实在高中的时候,我不断被一个观念所影响:归零。而这个概念从哪里来我不知道。但人生就是不斷的蛻變,拾起,放下。

    最近內心是滿的。滿滿的感恩,滿滿的計劃以及滿滿的信心。以前做店的時候因為有保言,有祖,我幾乎以賴著的方式生活,那個進程慢到不行。是做了一些事情,但那種進步絕對沒有08-09年上半年的多。從決定搬離後,我知道之後的路開始單打獨鬥許多。I說我們都是那種單獨工作的人,確實是。也許這個狀況會在之後改變,有時看著身邊的朋友有些已經變得很國際~哈哈,他們已經學會了與不同界別的人合作,那是很好的事情。溝通,永遠是人最大的課題。

  • 2010-04-04

    不疑。 - [精神生活]

     

    最近有記者來采訪,我其實挺有心情打算好好回答她的。但我知道一如過去的采訪都是沒有準備的。沒有準備的記者有兩種結果:1.TA本身的邏輯性很好,目的性很強,引發話題性也厲害,那么采訪依然精彩。2.TA不知問你什么好,甚至TA也忘了問過你什么,讓彼此都進入斷電的環保狀態。

    我記得在斷電的期間,我重復而真誠的回答她:我真的不知道將來是怎樣的。我相信一切都是上天給予我的。我知道這樣的回答只有做人物采訪才可能通過,畢竟她是來問我如何教大學生創業的。而在我的信仰里,一切皆有安排。包括今日去的羅老師的塔羅講座。認識的幾個月里,他給予我的知識很真切的入了心。而人的緣分就是那么奇怪,有些人你碰見之后,真的可以做到毫無顧慮的去相信他。我不知道今天現場來的同學們得到了多少的收獲,但當老師用易經為每個人去講解的時候,姿態是迷人的。甚至我感覺到現場包括另外的塔羅師更想學易經,而易經,不是幾天就可以學完的。

    他后來把我拉進房間,劈頭就問我:你怎么了。

    醫生也問我怎么啦。可見,我真的有點怎么了。

    然后我們持續聊了個把小時,才知道他就是去年老天爺一次過賜給我的N樣禮物里的一個(老天啊,其實為什么去年要給我那么多珍貴的東西啊?)我明白他就是我的生命導師,而生命導師未必只有一個。但如果能遇上一個,已經很幸運了。老師不是完美的,而他們都是真誠而誠實的。一如我的上師,一如我的醫師。他們都是我在內心可以純粹去相信去信任的人,問問自己有沒有一個真正的你一想到TA就舞條件毫無置疑的去相信的人呢?會不會有條件一改變你就會開始懷疑呢?這個答案真的要好好問問自己,戀人未必是,夫妻未必是,朋友未必是,純粹的信任是很難得的,當我們都已經長大到這個階段的時候。

    從去年的8月到今年的4月,一共9個月,大概可以完成“信任”這個課題了吧,但還是會再來。4月,我連西排的主題都還沒想好呢,這已經是一個新的課題了。

  • 2010-03-14

    定格 - [生活]

     

    JOANNA比我在店铺的时间要长很多,但这半年我们的时光最多的都是在西排里度过的。有些时光好像是会定格的,虽然最后会变化。好像猫的失踪前,每天打开门前的情景就是两只猫缠在我们店前嗷嗷的叫,下午路过的人必定弯下腰到草丛里探望它们。而对面楼的小孩每天都在下午的时分努力的练习小号。

    自从guji走了以后,剩下的黑猫总是闷闷不乐。

    来我们这里的人也少了一些。

    唯有对面吹小号的孩子还是风雨不改的日日练习,虽然练习的都是同一首曲调,但半年来听得出他的技术熟练了很多,而中气也强了。

    我们店里有个很爱物理的初中高才生熟客,很聪明的脑袋,现在已经很熟悉相对论,我有点想问他关于思维的事情。好学的少年,不用几年后应该已经很出色了吧。

    看完了《深夜食堂》,从第一集开始已经在想,是啊,其实我们是可以改成左一家深夜食堂,很浪漫很冒险的想法。当然只是想想而已。但想想也是开心的。

  • 2010-03-11

    朝夕 - [生活]

     

    用耳朵听回来的小说,总比不上文字的深入。一把孤独的女声,毫无感情的牵着我走入各种的文字里。我全盘接受《精神病人的世界》里的思想,假若我也有机会去看一下那样的案例。最近那篇说每日都是死亡,第二天都是再生的道理忽然让我安睡。在骨头里挣扎的情绪也开始释放了,淡然了。而《金刚经》听了一天,忽然觉得进化是件需要很努力很用心也未必可以完成的事情。就是因为难,才用了那么多的文字苦苦相劝,想尽办法让愚昧的人类了解方法。晚上和她吃饭,才知道她做了耳朵的手术,曾经有失聪的可能的人对着可能失明的我,我笑说简直就是吃残废餐。有些心态是需要面临缺陷的人彼此才可以感受到的。这几天有时听到朋友说,你这样真的好惨啊。内心觉得有点奇怪,是吗?怎么惨呢?虽然真的会站在你面前也未必看得清你是谁,重点是你想让我看见的时候自然会出现。平日即使没有事,如果你不想让我见,迎面走来还不是低头走过?虽然真的看不了文字,但身边多了许多的订阅器~我还是缓慢的知道世界在运转。就是这样,我依然觉得自己是生命的宠儿,是真的。除了无所事事~其实还是马不停蹄,我觉得日子挺好的。

     

     

  • 2010-03-07

    黑暗后是什么? - [生活]

    去年的这个时候,眼睛陷入了失焦的状态。3月10日后我好像找到了方向,而人生也是积极的。3个月后,医生说可以停药了,那一刻是能感觉到曙光的。而这一年,我一直都暗暗希望重复的日子不要那么快到来。或者说,我以为真的有可能不复发吧。

    但还是复发了。在那一刻,曾有的幻想彻底的被摧毁掉。回到家的时候,我开始明白可能这辈子也不能再以媒体作为我的职业了。我想写的书 ,我要做的文字工作大概都需要以其他形式呈现。

    猫的失踪

    眼睛的再度失焦

    我想渐渐失去的同时,我应该从中得到了一些什么吧。在还能看到一些的时候,我还可以自己把这个博客更新到。生命转换的形态,也是好的。没有黑暗哪有光明,没有低谷也谈不上什么是希望。

    我还是记得那句“生命给你一些,不给你一些” 那么不给的我就不强求了,既然给了的,请好好的保护我吧。拥有的时候带给我的温暖和快乐,不想只通过回忆来保存。

  •  

     

      我记得叉说想一个爱情故事。而我想的版本已经推迟了1个多月都没有动手。而到了今天忽然歪了架更不知如何入手。迟迟早早的衍生现象,如生命的离开,再现的异象,以及忽然消失的猫。知道它第一天消失的时候,我不在CP。言语声音其实无法代替真实的感受,有过很多假想和揣测,直到今日见到邻居同样喂它的阿婆,忽然觉得心死了。它确实在我们的生活里消失了。可以说句,各安天命吧。但是,我总觉得,就是这样上天又把赐给我们的它带走了。镜花岁月,如我们那几个其实内心很小心的人来说,感情正日渐加深的时候,忽然消失。我忽然想,其实如何豁达看待无常?是毫无表情?毫无起伏?还是尽快遗忘?我依然希望明天回去的时候,看到它傻乎乎的站在门前叫我们开门。依然希望看到它慵懒的睡在篮里的样子。我希望这些依旧可以成真。

  • 2010-02-14

    情人节 - [生活]

     

    烟花夜,情人节。但凛冽寒风可以磨去一切的心情。很多年没有今年这样冷静的看烟花,JENT说他第一次那么靠近去看。我记得小学的时候看过在头顶爆开的烟花真的很大。烟花再美,也难贪恋,甚至连记忆都没有就过去了。唯有提醒自己明年再看,也有兴奋的时候,看遇上同看的是什么人。总有一天发觉其实在家看和现场看都差不多,烟花也就失去作用了。一对情侣在我前面,对着烟花亲吻。也好,时光总是可以在某一刻凝固的,而之后的只有渐渐的流逝。I说我看书上脑,但书里说的何尝不是铁一般的事实呢。

  • 2010-02-05

    信任 - [精神生活]

     

    快过年了,好像到现在才感觉到新一年的到来。匆匆的1231一直未让人感觉到2010的到来,直到这个月。我身边的人和我好像都在等待着过年,或者说是过年后的新开始。每个人的生存动力都不一样,而至少抱有希望才可以让生活继续着。朋友刚来过,失恋。两人来回了那么多回后还是痛哭不止,他们内心的感受相信已经不是爱那么简单了吧。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每人都有起落得失,未到自己的时候再身同感受也无法代替那份苦,我说,过些日子就好了。

    过些日子,将是多久呢?执着的心可以持续数年,直到某日真正放下。在去年,好像经历了许多老天给予的课题,中午在“大家乐”的时候才开始认真的点算着,那一关关的闯过来。我想,假若所有人都能真正做到“觉察、分享、感恩、信任”,已经获得真正的自由。每一点说起来其实还是很简单,但变成每日每事的修炼就难。这次轮到“信任”这一关了吧。所有事皆有缘起,中午想通的时候心自然的快乐了起来。但我知道“信任”对于城市人来说才是最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