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本地DJ的TALK SHOW,讲真我去之前是负期待(NO零期待),也就是讲,预左你衰。所以K人请我看,又比埋呢个人——梁诗然的BLOG我,我都毫无兴趣CLICK入去。然后晚上,因为听讲他是买单丁位给我,他同老婆坐(我都不知他做物甘盛情一定要我去,兼比埋钱,但又扔我自己吃饭自己坐,兼可能自己坐车翻归),我就更加萌生不想去的念头。但去到现场,哇!!使5使全城潮人聚会啊。真的稳个打扮不好看的都无。当然,我知道可能好多送飞,但是,或者甘讲,呢家D后生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公众可以SHOW衫的场合的。

    入场后,我猜大概楼下的都是送飞的,而楼上是买的,毕竟他最高飞都是100,兼打8折,其实不贵。刚好=方大同那场歌友会。但到最后他的鸣谢嘉宾环节,从每一次读出鸣谢单位的欢呼声中,我才知道完全全场8成都是送的!!他的BLOG(今晚看的)之前有很生气话D朋友问他拿飞,但看完后我觉得,假若你想在广州做D野,如果你又有信心做得好,不妨送飞。起码我觉得,这一次他是有机会加场的,如果他够姜加的话。

    起码我真的有感动,我无看过沅星航和罗丹力,我只看过这个梁诗然,一个我完全不知他做物节目的DJ。感动的是我们终于有了一些属于我们自己的本土文化,你可以搭车行路或搭地铁在周末稳一晚看到关于本地的TALKSHOW,而不是长途跋涉去到HK去跟人家一起笑人地的文化。他挑的方向都是对的,童年的集体性知识回忆,关于男人,关于工作压力,和一些热点:例如HD90,“咔咔”SIR等。只是他的功力未够,所以在选对POINT而展开叙述时总有各种错漏,再严重的当然是POINT不对文。例如他讲女人的第六感,再解释时已经跟第六感无关。从互动技巧,个人反应各方面都是有可拿出来讲的地方。但这重要吗?重点是他跑出左。

    一场本地SHOW,一个不知名的主持人(起码对我来讲),一晚700人的场满了,虽然有大部分赠票。但是中途无人离场,全场大笑拍晒手掌,甘的反应讲真,张达明都做不到。他做到,你仲想点。更何况,策划方很厉害,实在知道广州人的心态,入左场除了有人讲野最好都有其他野看,而且这两年的舞台剧,现代舞等被后生接受,他们知道加上这些元素,一定不会死。

    后来和在现场碰见曾采访过的RACHO,和K氏夫妇去吃消夜,讲起许多,反正TL文化,正式步入广州了。

  • 2009-04-01

    继续放假 - [生活]

     

    去完香港的第二天,醒来。I问我,还不去返工?

    我想了想,哦,明天没有版,我依然在放假。

    已经连续放了五天假了吧?回到这个城市,感觉有点沮丧。别人去了一趟旅行回来,充好电就继续上路拼杀,而我,去完旅行,原来继续还有假。咁啊,继续看书咯。

     

    看完阿芝的新书《走光再走光》,依然好看,无语。不知是否太久没有认真写过什么,更多时候我都开始无语,或者无法好好表达自己。疏于耕作的人,田地里只有渐渐也会离开的虫。

    书最后讲及高能量与基督与佛或其他宗教的事,如果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只鬼,那么每个人心里都该有一个神,神鬼交战每天,才演变我们那些七情六欲的人生。佛家说,其实我们基本上都是不正常的,因为要使我们正常化,佛家才会出现那么多看似不正常的手段:例如剃头、吃素、念经和出家。而宗教的出现,就是要让我们变得正常化,back to basic。可能不算basic,这个词不准确。因为什么是basic?我是谁?假若这些词都没有意义,那么其他就谈不上意义了。假若你都看得透了,知道个中道理,并真正可以放下去做人,那么余下的就是高能量(GOD)交给你的空间:随你点。反正无论是点,都是一转眼就完的game。

    还有一节讲的是环保,讲到政府的“一刀切”属于费事用脑的行为,而后举出一些父母与子女的相处之道。讲一些妈嫌麻烦费事用脑,闹个仔挂住玩电脑不做作业,索性就关了电脑不给他玩。个仔当然不服。但如果阿妈和个仔讲,七点前不做完作业就不给玩电脑。或者你可以玩电脑,但我叫到第二声你仲不关,就听日都无得玩。个仔可能依然内心不服,但是他知道你是有站他立场考虑过,或者动过脑设计过这个规则,他依然会尊重你去遵守。讲到这里,我才忽然明白为何我和桐桐相处其实几省气,而她和阿嫲就一日吵到拆天咁。同样她要求你讲故事,喂饭或者陪她玩,你可能已经很累,已经不知有咩好讲,甚至无时间。但你不可以直接话:5得!有些事情你是可以直接讲NO,但有些不行。就在于你有无站她立场想过?她想你讲故事,因为她想知,想听或者未眼训。她要你喂饭和陪她玩,就是因为她想你陪她。我通常会直接跟她讲,妈妈今日好累,累到想马上训,但我讲多一个故事你听,你就要训好不好?通常,+1这个办法都是奏效的,因为她有得自己选,或者这就是“空间”,所以她会尊重自己选择的结果。你一声等于完全抹杀掉她的“空间”!

    所以,我总想,如果能力和时间允许,我宁愿自己在家的时候就自己凑,她和我呆在一起的时候,感觉总是平静,可爱又充满智慧。更何况我一直觉得她就是外星人转世,或老灵魂转世,我跟她说话的方式就是以这样的眼光的方式进行的。

    某晚,我们三人在楼下碰到一个1岁几的BB女,对方扑过来和桐桐玩。桐桐照常避开,不想和她玩。最后BB女走了,我跟她说:你来得地球就要和地球人来往。否则你来做咩?你不和地球人玩,你点了解他们点想,来地球就是要和地球人做朋友的。

    次晚,再碰到BB女,果然桐桐主动上去牵BB女的手,之前她几乎都是避开或被动的。

    所以话,了解多d关于生命的,人性的事,总会有惊喜~~

     

     

  • 2009-03-27

    123 - [生活]

    关于我。

    中午和朋友吃饭,其中TOM滔滔不绝去给鸡生下定义,这其实是鸡生喜好的。毕竟鸡生一直都问人,你觉得我点,你觉得我红不红?你喜不喜欢我的作品。关于我,有人放到好大,有人是真的不在意。走的时候,鸡生感觉有点失落,毕竟这一次创作上的尝试让他名誉好坏参半,我也说不出这个结果是什么。但我相信直觉,如果你怎么想都觉得做的是对的,那么就是对的了。

    而人心里,每天念念叨叨的就是“我”。别人眼中的我,和所谓内心的我。

     

    关于她。

    回来看到拾的BLOG,讲及对坚妈的感情,确实如她,如我一直追随这个女人的笔迹已经一年多,《新种生活》带给我或她的收益都是非浅的。她串得有道理,隐隐不明只是她的道理之下那颗大道宽容快乐的心在哪里呢?当然无损她在我们内心的地位。知识是平等的,资源也是平等的,不平等的是你的遭遇,你的理解和你的认知。她可以让我们敬仰的就是后面的三样吧。她很在乎自己,她听到周围给她的赞誉都是那么超乎想象,说实在关于她的所有采访我已经厌烦,我宁愿看徐濠莹。

    拾说:星期三去中大上了一堂课,或者说是分享讲座,关于乡村教育。其中让我茅塞顿开的一个point是,我们所做的事,没有大到足以决定及改变别人,虽然如此, 但继续做下去,就会有改变。因为你不知道,你会不会就是你对面那个人的偶然性。就像你不会因为开心得不够多,而不去享受开心,哪怕只是一点点。

     

    分享是很重要的,我们现在每周要和2个同事轮流做一些关于网文分享的栏目,但因为种种限制,我能分享上去的内容只能说是带着一笑而过的趣味——听说这是大家最想要的。反而那些值得你思考的,你可以延伸阅读的,你可以动手操作的一概欠奉。而这种瞬间的快乐,可以视为垃圾快乐。于是我做了一个BLOG“偶拾记”,把平日看完的杂志报纸觉得有用的留了下来,以此也知道自己的思考方向。如果你有兴趣,也可以加入。毕竟保存下来,总比堆在家成山的杂志不看,看了也不再看的好。

     

     

  • 2009-03-24

    世界尽头办降息 - [生活]

    因为银行去年已经说可以把供楼利息调低,我们也打过去银行问了,说也可以,但需要我们到所属支行去办。所以今天早上,I“八点半”就把我叫了起床,而到了出门前才发现他的手机是慢了半小时的。所以我们出门时,其实已经快十点了。

    搭242,坐了足足一个小时,花了五块钱终于到了黄埔的大沙东,因为上次黄埔男结婚,对那个地方我们还不算陌生。而且一下车对面就是中国银行,都挺高兴的。I还觉得,把手续搞好了我们还可以在黄埔逛一下。但进去后,职员告诉我,这里是大沙东支行,黄埔支行还要再搭车,过大概4个站,然后往回走。。。

    已经郁闷了。赶紧打车过去吧,那时候已经十一点了,我们也知道银行那些部门十一点半大概就下班了。黄埔真的很像在另一个城市,连出租车都有着不一样的颜色,味道和行为。他们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而且不想载就不载了,最后我们打到一台红色破旧,两边玻璃都用茶色蒙起来,司机也把自己关在那个钢笼里的车,摇摇晃晃的送了我们去黄埔支行了。我们看了看表,还好,十一点三。

    然而,二楼的职员又说,哦,你们是开发区支行的,你们要在这里。。。。再往前走,我给个电话你们打过去吧。。。

    最后我们都没有去了,我忽然觉得那里已经是世界的尽头,就在那条公路的尽头.....后来回来查地图,果然尽头了,已经是海了.

     

  • 2009-03-22

    古文老师 - [生活]

     

    早上一家去吃SUBWAY,又见到那女人,上周在同一个方位同一个角度看到她,就忍不住注视。我见过她,我觉得就是她,我的高一语文老师。即使过去已经十年有多,但她好象并没有老去。上次无认,这次因为看了人家太多眼,实在要认。于是上前相认,她不记得我,1打击。她记得我隔离位,因为成绩最好,2打击。(后来我忽然在镜里发现自己头发很乱,3打击!!)我说起我们过去的老师,她问我什么名字,我说只记得花名,她的1打击。我说我记得其中一个老师叫古文......她的表情变得复杂......

     

    然后我打比高中个细佬,他话不记得拉。我话有个好像古文的老师呢,是米教我地高一语文嘎?

    他话不记得啦!

     

    这一刻,我先知道,我一直以为她是那个像那个叫古文的老师,教我们语文。

    而事实上,她就是古文老师。

    而那个我一直认为像古文老师的女老师,是教化学的。。。。。

     

    不怪得她的表情甘奇怪。。。。

  •  

    有没有这样的法师

    吐出今世最后一口气前

    贴在善信眉心成为

    净土的入场券

    而高僧往生

    不求圆寂只求圆梦

    只求地狱未空不成佛

    叹息桥上叹息如电

    照见五蕴未空

    奉天诏曰如是我闻

    大师你求识求道

    求度一切苦厄

    有所求而不得

    故心有罣碍

    故扔有恐怖

    未离颠倒梦想

    有智亦有得

    以有所得故

    未竟涅磐

    弟子立地成佛

    汝反在地传法而落入有为法

    故诵经有法寂灭无法

     

    <十方一念>是林夕先生在<明报周刊>副刊MPW里面的专栏。其实阅读若干期,或者是缘分未到,一直未有所悟。忽今见此闻,如见金刚化身,力顶千钧。不知是何心境何状态下的触动。有时想他总是太真,太坦白,也太痴嗔。

  •  

    溫和的又或無心的人,終于回到他們自己星球的軌道上運行。或許貧窮、言語無味、抑或興趣寡孤,但毫不影響内心的發展與真實生活的呈現。

    我注定是不能去北方的人,一個倒春寒都無法忍受,濕冷的厭倦使一個地區都充滿着負能量。在醫院,那推進來的輪椅,預兆般散發着腐朽而極其強大的負能量氣息,背若芒刺。

    感覺在一個漩渦裏,有光明與黑暗交替,只看信念的一綫間。

     

    ps:二手衣服的blog更新了。

  • 2009-03-05

    我的二手世界

     

    不是我的衣服太多,而是我身边的人的衣服都太多。

    而近年我确实爱上了二手,特别一些品牌的几年前设计,总比现在。所以淘二手,贪的就是那种惊喜和被穿过有人的味道的感觉。

    所以有了

    [与我无关的东西] 这个BLOG。

    另外,开了简易的淘宝店,帮身边的人寄卖。看这里

    我会每周陆续更新的,看中的可以通过淘宝或MSN的方式跟我联系。

    另外,假若你们衣橱太盛,有闲置二手不再爱的衣物都可以找我寄卖。

  • 2009-02-27

    SLOWSLOWDOWN - [生活]

    这只是一个开始,

    甚至本末倒置,忘乎所以。

    也过为了终止一种越往上抛的劣俗而燃尽最底里的一些猩红残余的火焰。

    下午时分,有人问,你是否抑郁?大概吧,跟气温有关,事情也有关。

  • from <informationtimes post> by 9.

     

      备受瞩目的《LOVE》杂志,原《POP》杂志主编Katie Grand加入。此杂志一反Vogue“光鲜亮丽”“完美时尚”的风格,走前卫路线,未润色的照片,Beth Ditto的裸照封面,滑稽的字体,俨然要和众多先锋杂志PK。整个杂志俨然像是给POP文化致敬,从它的拥护者也可以看出。但POP和先锋还是区别很大,所以还是要看杂志怎么定位吧。

     

    Beth Ditto

     

    Kate Moss

    Agyness Deyn

     呢本野的制作阵容真系烧金之作,Katie 个样反而几文化人,朴素而有智慧。不像一般时装杂志人那种势头,很想拜读创刊号啊,还送手制版HOUSE OF HOLLAND的LOVE TSHIRT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