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06

    精神日記 - [精神生活]

     

    今晚的飯局裡,colleen忽然喃喃自語說,也不知道現在的公司是往哪個方向發展。只知道自己很久都沒有如此開心過。我很明白的笑著看著她,我也很開心。這麼久我好像內心都是寂寞的,曾經有很急切的如同瘋掉般的求知欲,急切的想衝進一扇未知的門,犧牲多少代價都要進去。門一開,才知道那麼廣那麼深,而路上認識的人並不多。那層寂寞有多深已經忘記了,只知道年復一年的出現。走向每一個人都是抱著希望的,而停步在一個層面上就無法進入了。我如同傾訴般的跟身邊的人講述那麼多的經歷和心得,而得到的是聆聽,學習的追隨。我有很好的上師,但因果的緣故我也無法深入。

    還記得colleen借給我《超越死亡》這部書對我深刻的影響,那是一個開始。然後對佛法的理解,對胡因夢的看法,結緣,大家對《金剛經》的看法,對世界的看法都讓我一一印證著我不是一個人,還有志同道合的人啊。所謂的知覺是需要遇上知覺的對象才會呈現,如果沒有遇上同好的人也不知道過往的寂寞有多深。如同我和Echo一直探討靈魂多生多世在星盤的呈現,土星在業力上的表現配合著我們認知多層男女關係的解讀,這樣的交流是難得的,彼此都必須是有經歷,而又看得透這些關係背後原理的人走在一起談才開心。如同看過星雲法師解金剛經,和奧修解金剛經的差異,那種石破天驚的感覺爆出時的體會,非有共同意識的人也不可理解。道家裡面外三元內三源的淵博又跟誰說?在外界的生活裡的自己,如同一個碎片般折射著各種人的評價與看法,都不是自己。但誰又是自己?內觀即看化的修法,那天和Colleen幾乎同時脫口而出也是驚人的體驗。

    記得上次我做《疾病的自我覺醒》座談時,我跟在場的人說,你需要一個朋友其實也是你內在認同的需求,即使看一場世界杯也是你對自我判別認同的一種。全場鴉雀無聲無人明。今晚看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說:其中之一是你需要朋友,因為他幫助你建立自尊:我有章喇嘛作為我的朋友!這也有助於緩解由對自我的無知所產生的不安全感....看到這句話,我才明白自己不是捏造的。只是,確實明白的人不多。

    我對植物的喜好,與動物的對話,手的治療力量,人與自然的關係的重視曾經覺得都是心裡不知為何會產生的想法,直到印加能量書籍裡一再提及的部分,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有根可尋的。

    我只能說,這一周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我所理解的世界,我所理解的宗教,我所希望去做的事情都在一一得到回應。我聽到四周八方的神都來了,都攏聚一起共同成就一些東西。周圍的朋友陸續在說時間跳轉的事情,我也經歷過了,或許整個次元真的準備升級了。很好,很好。

  • 2011-06-03

    植物,人生 - [精神生活]

       記得那天中午,獨自站在這片草地前呆呆的看著它們兀然獨生的姿態,毫不相干而又融合在一起。心想,究竟由誰真的懂這種美?

     我想,還會繼續拍下去吧。我記得朱玲玲也是個愛植物如狂的人,當然看相片也能感受到那女子的聰慧獨立。而對植物上癮的人,大概知道沉默的力量。在天地間見證著各種變化的,往往是這些沒有說過話的植物和石頭。

    中午跟老師道別的飯局,我看看身邊的那幾位,很滿足的坐著。我看著她,逐漸感受到一種師承的關係在逐漸走近。走近的當然不僅我一個人。但在自己的角度就是小心的等待,等待她去確認。不同於過往的各種宗教體驗,師承的關係是從心而出的。我的師傅有很多個,還會繼續出現。

    而原來土星進入十宮,是我事業巔峰的開始。它代表的不是停滯,而是新的機遇新的開始。所以不可思議的事情就會在這個時候發生。一連幾天我都覺得活在一種不可思議裡面,我一直的想法我一直的觀念竟然在最尋常的上班狀態裡可以表達,體現。每一個時刻都是amazing time.Colleen和我有著無數相似的靈性思考角度,Echo是我看著就覺得開心覺得會很愛她的打不死復活蛋。還有其他的人,陸續的出現,陸續的就位。而我也感應到自己的變化,更客觀更謹慎更重視內裡的體現。

    然後呢,高潮還在後面,繼續來繼續來。有時想,怎麼可以有如此精彩的人生啊?我要的,都能要到。或許說,不能和別人比的,反正是我想要的,幾乎覺得不可能的事情,都可以做到。吸引力法則在這個時候的理解,早已經不是09年的時候那種了。對佛法的理解,也不是那時候的那種了。繼續走下去。

  • 2011-05-26

    25的意義 - [精神生活]

     

    再度見到胡因夢之前,我也沒有設想是否會參加課程。在客觀上,那不是我可以進入的空間。但我知世界上的事情不是由客觀去主宰的。所以知道要見她也是臨時的事情,然後只有淺談,回到一兩個問題,一如尋常的學生,同行的人。但一桌子上因為有著共同的認知,所有人都呈現出在這個世界上各自修行的狀態。記得去年見面的時候,或許因為第一次見面感覺新鮮,還是我心裡的障礙當時正在經歷中,她是強大,瀟灑,慈祥帶著光的。我當時只知道和她的連接很強,可以延續到今年。今年走的時候她拉著我的手,那種握手方式是誠懇的,毫無保留的。跟我說,不要有負擔。我輕鬆的笑著,很開心放心的笑著,我們握著手的時候一切都變了。是平等的力量,一切都化掉,最空明最快樂的狀態。我想,我們曾經有一輩子是師徒吧。只是這輩子我們都各自有業有功課,呈現的互動關係不再是原來的樣子。

    我做了個關於夢的微博。記錄自己的,也記錄別人的。我試圖去分析,但可以自己完全推翻。在我沒有證悟之前,一切都是遊戲。證悟了,這些更是遊戲更是夢。但我沒有寫下的,不是沒有發生。如同我的指導靈,從自處autowriting的出現,一個懷疑到依賴到模糊到默認的狀態,到如今出現指導。在夢裡,它不再是那個形象,而變成了穿著白衣盤坐的我,在那個虛空裡說,你要學會了佛家的道理才可進來。於是我在看《金剛經》。我夢到了釋迦牟尼,但它說的更大意義的話,並沒有清晰的出現下來。不清晰不等於不出現,而在更深的層面裡。

    也因為金剛經,我在練習聆聽的能力。我時時在觀察自己的反應,心的反應。但中午的時候,忽然和那些所謂的社會精英一起,他們說的那種模式,他們拜讀的知識會讓我有點迷失,是我太主觀的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不能活出世俗的那一面,還是應該持有這份真心,並努力讓它擴張變成大家的真實體現呢?

    為什麼我的生命會那麼多無法歸類的事情發生?小鳳說我與佛與道都很有緣分,我知道。印加,彷彿是過去世曾經生活的地方。我這樣說來,馬上有人說我樣子不像中國人。這種就真的是幻覺了。有些人是依循一條路到底的,有些人倒是在各種的路上尋覓,最後在一個站點上忽然覺悟了過來。

    明天是我在公司的最後一天。這些日子來我看到我們那幾個人都是在笑的,開心的輕鬆的笑。我很驚訝那個時刻竟然提前出現,我身邊所有的菩薩都依次出現,歸位。當然還有正在來的使者,都來了。一個重要的時刻也正是啟動。

    紀念日,是有意義的。25號。那是夢裡的人說要我直接跳過24號進入的原因吧。而26號呢,也是意義的。

     

  • 2011-04-21

    - [精神生活]

    在昏睡的12小时里,我不时梦见同一个人。我无法释怀的人一直来回出现。从现实意义来说,是我白天刻意不去想,于是梦里就会释放出来让我去面对。而从另一个层面来讲,我一直在经历那个我在这个次元不愿意去面对的情景。但在那个次元里,我也是懦弱的,无法面对。如同那么多年来的那位男生,就是一个心结。直到这两年他终于完整的消失了,我曾经有过跟他道别说我不再爱你了的梦。当然那不是最后一次的结局。但梦就是来帮我的。我想,终有一天那个人会消失,因为我的意识已经很明确的表达了,我不要再梦见这个人。但磨灭,是需要时间的。

    然后就是两次的投胎,两次的死亡。那种灵魂的转化是温暖的,但没有光。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一种实践,但转化的轻易程度让我无惧任何一次的轮回。而且带着前世记忆去轮回并不见得是快乐的。相对第一次虽然记得轮回过,但因为不记得内容倒是轻松的。而且如果一辈子就是一个梦的话,你是不会有多珍惜里面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我们也可以分享一些曾经发过的美梦,或很惊恐,很神奇的梦。那也就是我们曾经历过的人生,说出来是那么的不关己事。把时间拉长,就明白人生是怎么一回事了。

     

  • 這個禮拜我就拿了一個上午,和幾個清晨看完了《天空之鏡》。如果是過去兩年,我會羨慕得要死,wini可以去那麼多能量如此高的地方。去年記得那麼深的希望到corn circle去感受一下高能量。但在這部書裡面,我不能說毫不吸引,但至少我覺得即使不去也不是很可惜的事。有得去,會感謝上天給予的幸運。

    印加文化,我是全盤接受的。當然我全盤接受的事物多得很,我的懷疑主義很薄弱,這種信任離奇的散佈在每天的生意洽談中。我總是相信對方是真心實意在做正行生意。反而在感情上,我是那種“系咪嘎”的保守派。

    看《天》的時候,好像被接通了似的。我並不在接受wini這個人的表述(我聽得最多的評論都是負面的,包括她寫的,別人讀完她寫的),但我好像跟南美那些地方產生了很強的鏈接,透過這本書。有好多地方,我都是讀著就會停下來,平息並觀察內心湧起的那些情感與細節。特別看到sandra說一夜4小時性高潮(P153)的感受時,忽然哭了出來。觸動的地方不是直接翻譯對等的,但我感受到能量的襲來,閉上眼歷歷在目。有時,我會不自覺的把手放在手上,那個上午,我的手不停撫摸身體的不同部位,有那麼多的慰籍需要發生。

    wini的大解脫是一個循環,她獲得了很多知識。88是否一個催眠我不知道,我只知她可以influence很多人去了解自己的家族史,比張德芬的書來得有型但未必特別work。但她是否一個participator?一半半吧。就因為那份保留,其實把她自己又往後扯了回去。別人無法在書中感受到那份大愛,只是知道她接受了很多很勁的天然療法,見過很多真心向好的人。讀通了她的過去和現在的惡,無法產生對她善之心。也難得有人肯這樣做reality show。

    中午和朋友吃飯,我談到自己的問題。問題真的是要談,一談另一個高級意識立即補充了我的擔心,並給予了指示。收到的瞬間很愕然,明明是咨訊朋友那方,但她未接受完整的時候我已經得到答案。這樣的事時時發生,過去我理解是轉數快,但今日我會覺得,有神庇佑~哈哈。天使,總是存在的。各種形式的。

     

  • 我總是覺得上天一再眷顧我,雖然形式多多,但最幸運的是它總是及時讓我在意識裡知道,那都是好的。這個很重要,給予意識已經是一種幸運。如同今日的風波,早在幾日前已經爆發,我有埋怨有放在心裡甚至會有不平衡但始終無法找到源頭,我求助過上司,她只是給予我一句很乾脆利落的:你是不是要我去談?我把波踢了給她。其實很不負責。直到今日被告知同事的情緒爆發,我內心不好受也覺得中間實在有誤會,直接了當地打電話解釋,天也恰如其分的讓她手機無電,於是兩輪的說話有乾脆直接的申明觀點,也有後來掏心坦誠的交換彼此意見。最後我覺得,焉知非福呢?更重要是,從一個小女孩口中道出我多年的癥結,何其不容易?

    同時看到的何止那麼少?上週和好友吃飯,對方贊說,你是表面熱鬧,內心平靜。我受之有愧;今日Ho10和我說起《天空之鏡》,她說wini的境界你早已達到,她現在才來。我更是惶恐,連說“我反复到爆”。是的,才剛剛說完這句,事情就爆發了。雖然我以坦誠和速度解決了這個事情,但同時也應驗了wini裡面提及她和“乜都知小姐”之間的矛盾:她自己何嘗不是一個“乜都知小姐”。而我,假若無內心那份批判,何會招來今日對方的不滿?人就是劣根性的,事事比較。有些是明顯的,如穿衣態度。也有潛意識,或許連自己也因為並不存在的,就是審判別人。 你在審判別人的時候,別人也在審判你。你在責怪社會的時候,社會也在責怪你。任何事物都是以它本有的形式投射出去,然後一滴不漏地投射回來。Wini意識到,社會教會我們判斷一件事一個人,得出結論,就是人人都在評論人人。她發覺用這一套,感到受傷害、气的時候多。最好,還是信任和愛。信任不同於期望,有期望才帶來失望……(P70d4)

    於是,境由心生,假若我真的快樂,自然我身邊的環境也是快樂的。假若我隱隱不知狀況,只是假裝的和平,不久後必定有事發生。但也好,如同身體發病,那是一個warming,也是一個治療過程。與別人產生摩擦,是一種矛盾也是彼此建立聯繫的開始。能量需要流動方算是能量,被隔離或靜止的存在,其實等同消失。

    所以,我想,

    1. 不要以為心境平和是一個可持續狀態。這一刻越平和,可能下一刻反彈得越厲害。

    2. 但,要珍惜和享受這一刻的平和。

    3. 接納和信任任何人,假若對方真的與你不利,你身體自然有反應提醒你,是身體不是頭腦。

    4. 不要以為自己看書就可以獲得真知,那是別人的知識,要用,要經歷,肯去碰去傷去撞,那經驗才是你的。

    5. 你這一生就是來經歷,創造,並實現你自己。

    6.給予你憤怒,麻煩的人,也是最直接給予你經驗和提醒你的貴人。

  • 见朋友的妈妈,乳腺癌中期,正接受化疗。而同去的朋友的妈妈,胃癌,也是接受化疗。我甚至不知道去看望一个病人应该说些什么或不说些什么。或许自身有些毛病的话也算是对对方的一种安慰吧,但老人家的精神不错,豁达开心的感谢我们的到来,如同一场家访。事实上,最悲哀的总不是当事人,毕竟在经历之前他们总是第一个说服自己,而顿然开悟。倒是身边的人不忍,总觉得时日流失,亲情不再。记得早上起身的时候,邓聿在默默垂泪,因为昨夜我的夜归。小孩也有伤心不提的事,何况大人?

    昨晚在E家,她男人一直在我们后面打机,然后沉默的去洗澡。事情原来已经顺利解决,这个男人已经算完全归她了。我祝福这种拥有,或许是曲折的。但我佩服的是男人的果断,拿得起放低得低。也只有成熟性格的人才可以完整处理好那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我跟她说,其实还是经济主导。她开始不明白,我说的是能力。假若一个人连自己的经济都管不好,他对人生的掌控度是不高的,那就更谈不上改写生活轨迹了。如果他能把生活的节奏安排的好,自然也可以对一些更复杂的事情有掌控的可能性,凡事有无常,但起码他们有能力面对。她点头称是,夜里看她比白天显得有点苍老,大概因为我们喝了不少酒的缘故。

    我说,真是一轮轮的。比我小的都在谈结婚,赶紧把自己卖掉。和我差不多大的,都是抚育儿女,一心扑在儿女上。到了她的那一辈,几乎散了一圈。不散的,也是阴影重重。这就是成长的痕迹,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道路,但人类的变化逐渐变快,谁还真求天长地久?耐得住寂寞也知道世界的精彩是需要更多时间去发现的。

    而他们,无论是夜里,还是白天的中午,都跟我说佛经,论佛道。我说好,那我们12号的活动就明摆着聊佛好了。在这个事情上,我其实沉默比较多。不可说不可说是一回事,我觉得自己站在边缘上不宜有过多评论倒是真的。我觉得自己还没有这个资格说点什么。

    倒是星座上,我喜欢粗略去看一下人家这辈子的任务和遭遇,大概明白他这辈子将持有的态度。而很细节的事情我也看不出,也没有真的很想知道。有什么比知道这辈子将围绕的课题重要呢?

    MI好像和安仔复合了。惊讶了几秒就很平静了。我现在老是打心底祝福那些来之不易的情侣。希望他们快乐,并守住彼此下去。

     

  • 早上回来,ipad2发布了。黎小姐的新书也发布了。皇者当道。如果有人可以在LV里面搞新书发布会的,香港作家里面该就是她了吧,换了是wyman,该是在哪里?Lanvin?我觉得他不会选择男装为主线的地方。

    下午回了一趟报社,再回到公司。一座桥的两头有着天渊之别。国营的沉闷老气让人透不过气..我承认我喜欢高尚的写字楼,永远精神永远醒目的高企和服务周到的物业管理,当然楼下必须有一星巴克。这些其实都与我无关,但它可以持续我对工作的好感,我喜欢有品味有良心样子也不错的上司,幸好我有一个;我喜欢公司提供足够的福利,鼓励制度和还算可以的薪水;我喜欢下班的时候可以看到宽敞的广场和和曦的夜风。这些都是我愿意上班的理由。是很物欲,但不物欲的话,我为什么要选择上班呢?

    到今天早上开始,我才渐渐接受公司是需要九点半上班,然后必须六点半下班的规则。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我脑里不是“不接受”是“搞不懂”的状况,我是无法明白为什么要那么早上班,而又那么晚都还没下班。然而我的工作其实在这八小时内是做不完的,轮番的外出,倾谈,下单,浏览网页,思考,争取,再外出。到早上经过这个走廊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我上九点班的时候已经是2004年的时候了。一晃眼7年,我已经忘记了这些所谓的规则是如何被遵守的。

    而每次经过这个走廊的时候,都会有许多事情浮现要去想。

    是入世了。渐渐的,跳跃思维的日子还得继续。真的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的,也不是见步行步的心态,只是觉得,一切的概念都是有时效性的。例如不执念与学会放手。例如当下最重要。

  •  

    這一周開始,生活進入一種高速運轉期。各種的思考紛紛而至。今年很不平靜,或許記憶是不可靠的,每年都紛亂非常,只是個人的重心在哪裡而已。廣州的變遷港人被殺舟曲乃至電影“唐山大地震”又或道士李一,我是真心在關心並在思考。甚至一個關於railroad jam的遊戲,我可以看到生命循環的必要性,不貪戀不執著,而當我把所有的關都過了重新再玩的時候境界竟然真的不同,總能輕易看到局面的變化。如果說禪修,其實這個遊戲也是一種。但又有多少人會像我這樣生活?我知道我的精神世界佔據了整個人的幾乎100%,我熟悉自己在運用的各種自然規律。最近看的書不離佛教、哲學與心理學。有些事情好像別的國家的孩童時期已經接觸,對我來說仍是新鮮事。畢竟大家的文化背景不一樣,例如他們可以很熟悉笛卡爾,但他們不知道莊子的思想。我在看心理學導論的時候,我想這就是西方人獲得知識的一種辯證法,他們願意深入思考推敲反證,而東方人唯心主義很多,他們更多的事情是通過推論、感應和自我肯定來獲得的......土星進入天秤座後,我病了一場。也因為這場病後,感覺脫胎換骨似的,畢竟土星代表穩定、沉澱、核心思考。所以,當別人還在跟我討論空穴來風的神鬼問題的時候,我其實在思考兒童心理形成的過程。最近內心總會出現一個詞,龐大的混亂。是的,當你隨意買的書也可以堆積成山,你手頭要做的項目、採訪其實多到不得了,你好奇要了解到領域廣闊到窮一生經歷也不可完成的時候,那確實是一場巨大的混亂中。但混亂後的次序是可以建立的。

  • 2010-08-14

    挪威的森林 - [精神生活]

       你總說我怎麼老想逃離這個城市。是啊,我就是想出去看看,島國在心中,周圍也可以是島國。但我依然要出去看看,在別的空間或許空氣的味道是不一樣的。誰知道呢?在這個城市裡,我願意踏足的地方不多了,對衣服沒有興趣,對熱鬧沒有興趣,對食物的興趣變得簡單不能簡單了,我很喜歡海水的味道,喜歡海風的聲音,喜歡夕陽,喜歡沙灘,喜歡沙灘上的孩子,我喜歡森林,我希望在森林裡做音樂會,我希望有人教會我和植物聊天,我一直試圖和動物溝通,我希望日子都是善良而平靜的,是的,那就是我在這個世界還有的心願,當然還有那些正在嘗試付諸行動的我所謂有意義的事情。

      身體一直在消瘦,聽說身體的弱小就是靈魂強大的時候。最近我的天靈蓋敏感了起來,太陽曬它它就火燒,我就會發熱中暑。風吹它,我就會頭痛。我摸自己的手臂已經找不到肉了,胸在縮小,上面的骨頭逐漸清晰。很奇怪的感覺,翻看雜誌,依然到處都是減肥的字眼。他們都來問我,如何做到減肥?我只能搖搖頭,我不知道。如同生命裡給予我的那些好,我內心的吸引力法則,他們一再問我如何做到,我真的要細細分析出來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假若順著天意生活,生命就是好的。假若苦難你可以欣賞,也是好的。疾病你會欣賞,也是好的。

      我說,最近喉嚨好奇怪,一直都是甜的。喝的水都是甜的,很好喝的樣子。這兩天連續的看著《西夏咒》,越讀越喜歡。雪漠給予的大智慧,在如銀蛇飛舞的文字裡滲透出來,叫人虛心全盤接納。還沒看完,可以那麼純粹的時間去讀他的書,是我的福分。